需要系统施策,跌跌不休

作者: 养殖新闻  发布:2019-11-23

要走出本轮猪价低谷,出路无非是做到产需的基本平衡。当务之急是调整生猪养殖结构,将大龄、低产母猪淘汰,抑制过高的产能。破解“猪周期”,需要走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思维,系统、综合施策。...

农民日报讯:近期,生猪市场遭遇近年来少见的极寒。据农业部监测,4月份第1周全国活猪平均价格11.35元/公斤,比前一周下降2.1%,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4.1%。至此猪价已连跌16周。猪粮比在今年1月22日连续两周低于6∶1盈亏平衡线后,在3月更是进入5∶1的红色预警区域,中国生猪预警网4月1日的数据显示,养殖户自繁自养出栏生猪,头均亏损337元。有分析称,养猪业亏损达3年来最甚。

近期,生猪市场遭遇近年来少见的极寒。据农业部监测,4月份第1周全国活猪平均价格11.35元/公斤,比前一周下降2.1%,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4.1%。至此猪价已连跌16周。猪粮比在今年1月22日连续两周低于6∶1盈亏平衡线后,在3月更是进入5∶1的红色预警区域,中国生猪预警网4月1日的数据显示,养殖户自繁自养出栏生猪,头均亏损337元。有分析称,养猪业亏损达3年来最甚。

多年来,养殖者、市场和消费者都已对“一年盈利、一年保本、一年亏本”的“猪周期”司空见惯。然而,这波2010年开始、本该在2013年探底开始新一波上涨行情的养殖周期却不断拉长,自2013年12月中旬后,按惯例进入元旦、春节都是上行的生猪价格,却一反常态,一路掉头向下,直至养殖场户深度亏损。

多年来,养殖者、市场和消费者都已对“一年盈利、一年保本、一年亏本”的“猪周期”司空见惯。然而,这波2010年开始、本该在2013年探底开始新一波上涨行情的养殖周期却不断拉长,自2013年12月中旬后,按惯例进入元旦、春节都是上行的生猪价格,却一反常态,一路掉头向下,直至养殖场户深度亏损。

探究猪价“跌跌不休”背后的深层缘由,其实,还是市场规律作用的结果,根本原因仍是供需失衡,只是多种因素共同叠加,让这波“猪周期”持续得更久、表现得更剧烈。

探究猪价“跌跌不休”背后的深层缘由,其实,还是市场规律作用的结果,根本原因仍是供需失衡,只是多种因素共同叠加,让这波“猪周期”持续得更久、表现得更剧烈。

生猪产能处于较高水平,需要较长时间释放。2011年,处于高位的猪价刺激了大规模补栏。能繁母猪存栏量直接决定生猪行业产能。据农业部4000个监测点数据,在2011年10月至2013年8月,能繁母猪存栏同比持续增长。这23个月里累积的产能持续释放,必将造成生猪出栏量的“井喷”。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能印证这一点:2013年全国生猪出栏71557万头,比上年增长2.5%。国家发改委在今年1月曾发文表示,从存栏情况看,当前我国生猪产能处于正常偏高水平,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仍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生猪产能处于较高水平,需要较长时间释放。2011年,处于高位的猪价刺激了大规模补栏。能繁母猪存栏量直接决定生猪行业产能。据农业部4000个监测点数据,在2011年10月至2013年8月,能繁母猪存栏同比持续增长。这23个月里累积的产能持续释放,必将造成生猪出栏量的“井喷”。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能印证这一点:2013年全国生猪出栏71557万头,比上年增长2.5%。国家发改委在今年1月曾发文表示,从存栏情况看,当前我国生猪产能处于正常偏高水平,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仍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猪肉消费持续偏弱,猪价上行乏力。历年春节后都是猪肉消费淡季,但除了季节性消费的影响,居民肉食消费选择日益多元、餐饮单位猪肉消费萎缩,也导致猪肉消费整体减少。据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判断,去年至今,猪肉消费总量下降近一成,从生猪产能偏高的角度分析,目前供大于求的程度远超一成。

猪肉消费持续偏弱,猪价上行乏力。历年春节后都是猪肉消费淡季,但除了季节性消费的影响,居民肉食消费选择日益多元、餐饮单位猪肉消费萎缩,也导致猪肉消费整体减少。据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判断,去年至今,猪肉消费总量下降近一成,从生猪产能偏高的角度分析,目前供大于求的程度远超一成。

面对生猪养殖持续亏损的现状,为提振生猪市场,商务部于3月27日展开2014年第一批中央储备冻猪肉的收储工作,但因收储数量有限,且未能触及产能调整等深层次问题,其效果并不被市场看好。

面对生猪养殖持续亏损的现状,为提振生猪市场,商务部于3月27日展开2014年第一批中央储备冻猪肉的收储工作,但因收储数量有限,且未能触及产能调整等深层次问题,其效果并不被市场看好。

要走出本轮猪价低谷,出路无非是做到产需的基本平衡。当务之急是调整生猪养殖结构,将大龄、低产母猪淘汰,抑制过高的产能。早在去年猪价低迷之时,管理部门和业界呼吁淘汰过剩母猪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要走出本轮猪价低谷,出路无非是做到产需的基本平衡。当务之急是调整生猪养殖结构,将大龄、低产母猪淘汰,抑制过高的产能。早在去年猪价低迷之时,管理部门和业界呼吁淘汰过剩母猪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经过几轮“猪周期”洗牌,虽然有大量散户退出,但与此同时,则是近年来大量外部资本进入养猪业,有业内人士称,每年的资金量在300亿元以上,扩张速度惊人。同时,那些一直坚守养猪业的养殖户,也与早期的散养户不可同日而语,他们不仅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而且又多是投入全部身家养猪,把养猪当做主业,不会轻言退出。

经过几轮“猪周期”洗牌,虽然有大量散户退出,但与此同时,则是近年来大量外部资本进入养猪业,有业内人士称,每年的资金量在300亿元以上,扩张速度惊人。同时,那些一直坚守养猪业的养殖户,也与早期的散养户不可同日而语,他们不仅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而且又多是投入全部身家养猪,把养猪当做主业,不会轻言退出。

制度经济学告诉我们,在市场博弈中,个体的理性往往会导致集体的非理性。破解这一困境,不是要否定个体理性,而在于如何建立起一种激励兼容机制,达到个体理性和集体理性的平衡。

制度经济学告诉我们,在市场博弈中,个体的理性往往会导致集体的非理性。破解这一困境,不是要否定个体理性,而在于如何建立起一种激励兼容机制,达到个体理性和集体理性的平衡。

笔者以为,破解“猪周期”,需要走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思维,系统施策,综合施策。

首先,继续加大规模化标准化养殖推进力度。通过规模化标准化破解产业波动,已成为业界的共识,但这种规模化应是适合我国国情的适度规模化。适度包括规模的适度和速度的适度。现在养猪业进入门槛很低,谁都能进,谁都能养,还有一些养殖场存栏动辄上万头甚至十万头。非理性的发展必然导致非理性的大起大落。因此,要鼓励发展符合我国农村生产和现阶段产业实际的中小规模养殖。适度的速度,就是要考虑规模化养殖的推进速度与城镇化相适应。

其次,加强生产信息监测,建立专业监测预警团队,培育权威发布窗口,提高信息引导水平。

近年来,各相关部门都加强了生猪信息采集及发布工作,这些信息的采集和发布,对于引导生猪市场平稳运行起到了一定作用,但问题也很突出:存在只采不发或发布滞后现象,特别是针对生产者经营决策的信息服务不足;有关部门都热衷于市场价格监测,对生产监测的关注和投入较少,特别是生猪存栏结构等信息明显不足,对形势研判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致使对生猪生产和市场流通的动态指导作用较弱;发布机构多,生产经营者面对众多信息难以抉择;专业研判团队力量弱,预警信息少。

第三,完善生猪扶持政策。为了稳定生猪生产,国家相继推出了能繁母猪补贴和保险、生猪良种补贴、冻猪肉储备等政策,但都不足以保证稳定养猪平稳发展。应加大政策性生猪保险实施力度,发挥保险稳定生猪生产的作用,引导生产者合理规避风险。据了解,北京市从2013年5月开始,在全国率先推出生猪价格指数保险,通过为养殖户确立一个最低收益水平,使养殖户即使在生猪价格过低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维持一定的收入水平,能够继续留在生猪养殖业而不是退出,从而保持市场供应量相对平稳,避免价格剧烈波动。

第四,应在完善现货市场功能的同时,鼓励探索多种交易方式发展,最终形成拍卖和订单结合、线上和线下并行、期货和现货良性互动的生猪市场交易体系。在完善生猪现货市场和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开展仔猪、种猪电子拍卖的情况下,一是开展远期交易试点。在推进方式上,可考虑在全国选择有防风险需求的大型养殖企业、加工企业和屠宰场作为远期交易的主体,以贴息贷款的方式提供交易保证金支持,鼓励其参与远期交易,起到稳定猪价和带动多方参与的示范效应。同时,通过建立第三方检验检疫机构,确定生猪宰后统一分等分级定价标准等,降低生猪交割风险,提高生猪远期交易的公信力。二是逐步推进生猪期货。目前我国上市生猪期货已具备一定产业基础,应抓紧研究做好生猪质量标准制定、检疫检验实施办法和交割地点选建三项准备工作。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养殖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需要系统施策,跌跌不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