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生猪市场产能过剩,规模化养殖或可趋利避

作者: 养殖新闻  发布:2019-11-23

betway88 ,2007年、2008年生猪价格大幅上涨,生猪养殖最高利润达到800-1,000元/头。在高利润刺激下,中大规模养殖场和大型企业扩大养殖规模,非农资本纷纷也进入生猪养殖业。

供需失衡,价格波动,养猪户如何规避市场风险? “把母猪宰了,留了1条仔猪养到过年吃!”去年才投资新建的猪圈,新买了3头母猪准备赚点钱的广元市利州区三堆镇农民张伦全,眼下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 猪价的变化实在让去年作出投资决定的张伦全始料未及。从2006年中期开始,猪价一路攀升,到2008年中期达到最高点,随后一路下滑,跌破盈亏平衡点。但省畜牧食品局最近一次价格调查显示,7月第1周全省出栏肥猪、仔猪和猪肉均价纷纷上扬,价格拐点初现。 在猪价的大起大落中,像张伦全一样的养猪散户俨然成为“风险投资者”。 市场低迷时正是养猪的分水岭 资料显示,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我国生猪价格共经历了6次明显波动,而此轮始于2006年4月的波动证明“猪肉价格波峰波谷的周期越来越短”。 对此,不仅张伦全这样的小户看不懂,即使是拥有近10万头生猪生产能力的成都新彘猪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林这样的大户也没看懂。但在同样的市场迷局中,两者的表现却不一样。 省畜牧食品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从总体上看,规模以上养殖户信心尚未动摇,但对散养农户影响很大,亏损较大。 杨林觉得,和散户相比,尽管自己猪场的存栏量也从去年的近3万头,降到了现在的不足两万头,但还没乱阵脚。“能繁母猪没有少,随时可以翻身”。 能不能在市场低迷时坚持住成为大户与小户之间的分水岭。 显然,大户有坚持的本钱。杨林告诉记者,首先在成本上有优势,自繁自养,饲料自给自足,1个工人能养300头猪,成本比一般散养户要低约10%,同样的市场价,自然亏损更少。更重要的是,有较为雄厚的资金保证,即使1?5月亏损超过了100万元,但还是“撑得住”。 是风险投资者也是风险制造者 规模养殖户可以凭实力化解风险,散户却无能为力。不仅如此,散户本身似乎也是风险的制造者。 养猪的周期波动就是由个体化养猪的特点决定的。相关专家分析,个体化养猪非常随意,价格高就一哄而上,市场供应必然增加,导致价格下降,跌破盈亏平衡点后又无法承受,就减少存栏或停养,生猪的供需平衡于是就通过这种价格大起大落的方式来实现,周而复始。 要想降低风险,稳定市场,无疑需要拉长这个周期。 省畜牧食品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大力发展规模化养殖,逐渐缩小散户养殖的比重。杨林对此深有体会,规模养殖连续性和生产稳定性较强,生产规模形成后一般不会大起大落,这对于保持生猪生产供需宏观平衡,减少价格大起大落的风险非常有效。 事实上,我省的生猪规模化养殖一直在发展,从2006年开始,年出栏生猪50头以上的生猪养殖面每年都提高了六七个百分点,到去年达到了32%,但与全国50%、部分省超过70%的比例差距仍很大。 从风险投资者到产业工人 要让现在超过总数一半以上的散养农户在近期内都实现规模养殖,并不现实。 生猪产业有着较长的产业链,涉及到饲料生产、仔猪供应、养殖、屠宰、加工、批发、零售等多个环节。而散养农户处于整个链条中效益最不稳定的环节,而且是各自为政,成为名副其实的所有风险都自己承担的“风险投资者”。 通过调整散户在产业链中的位置,来达到降低风险,稳定市场的目的,这应该是目前较为现实的选择。事实上,目前正在全省大力推广的“六方合作+保险”、“寄养”、“订单养殖”等模式,都可以看成是散养农户在产业链中位置的调整,通过对各个环节利益和风险的重新分配,“风险投资者”有望转型为“产业工人”。 但省畜牧食品局相关负责人对实现这个调整的中间环节??畜牧专合组织的发展,表示出了担忧:“不仅数量上与我省畜牧大省的地位不相适应,而且在带动农户参与产业化经营的深度和广度上明显不够。”

按照四川省畜牧食品局《关于进一步做好2013年生猪生产及价格监测预警工作的通知》(川畜食函[2013]67号)精神,我局领导高度重视并成立调研小组,对古蔺县生猪生产销售各环节收益情况开展了全面调查。调研主要通过召开座谈会、查阅资料、实地到户(场)询问核实等形式进行,并通过整理分析形成调研报告。现将我县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古蔺县生猪发展现状 我县是全国生猪调出大县,是全省46个现代畜牧业重点县之一,2012年全县出栏生猪88万头,出栏丫叉猪13.2万头,全县出栏50头以上的规模养猪户2405个,生猪规模养殖出栏51.04万头,规模养殖比例达58%,畜牧业产值达 15.8 亿元,占农业总产值的55% ,农民人均牧业现金收入达1983.91元,畜牧业已经发展成为我县农业经济的支柱产业。 二、当前养殖效益变化情况 (一)养殖品种不同效益不同 我县商品猪均价为每公斤13.5—14.6元,去年同期每公斤15.5-16.5元,同比下降13%-14.8%。目前饲料价格上涨,育肥猪料批发价每公斤3.35元,猪粮比低至5.0:1以下,生猪养殖已经处在盈亏平衡点以下,属亏损或临亏损状态。 1、二杂猪饲养周期相对较长,料肉比较高,利润稍低。在此次调查中,共计调查12户二杂猪养殖户,据观文镇永安村马学强叙述,一头仔猪60斤,购回成本560元,喂到110公斤体重需要250公斤的饲料,每公斤饲料3.7(包括饲料费用和运输费用)元,饲料成本925元,自投工折价每头猪35元,防疫、水电、设备拆旧20元, 加起来成本价1540元,而110公斤育肥猪单价12.6元/公斤,可以卖1386元。出栏一头猪亏损154元。 2、三杂猪与二杂猪相比,周期相对缩短,料肉比较低,利润稍高。经调查,目前购回50斤仔猪1头成本500元,养到110公斤体重需要240公斤饲料,饲料价为每公斤3.7元,饲料成本888元,自投工折价每头猪60元,防疫、水电、设备拆旧20元, 加起来成本价1468元,而110公斤三杂育肥猪单价13.6元/公斤,可以卖1496元。出栏一头三杂猪可盈利28元。 (二)不同规模养殖效益 1、小规模户:龙山镇罗某某养殖场,年出栏150头,出栏一头生猪总收入1452元(猪的体重按110公斤算,毛猪收价13.2元/公斤),饲养一头生猪总支出1420元(饲料成本945元,每头猪一个饲养周期消耗配合料270公斤,饲料价格3.5元/公斤、仔猪成本430元、自投工折价每头猪25元、防疫、水、电、设备折旧20元),养一头猪规模盈利32元。 2、中等以上规模户:双沙镇高宏规模养殖场,年出栏商品猪500头,出栏一头生猪总收入1452元(猪的体重按110公斤算,毛猪收价13.2元/公斤),饲养一头生猪总支出1476元(饲料成本936元,每头猪一个饲养周期消耗配合料260公斤,饲料价格3.6元/公斤,仔猪成本450元、雇工60元、防疫、水、电、设备折旧30元)养一头猪亏损24元。 三、生猪生产销售各环节利润分析 1、饲料加工销售环节。2013年3月我县育肥猪配合饲料的生产成本、出厂价、批发价、零售价分别为3.0元/公斤、3.15元/公斤、3.35元/公斤、3.6元/公斤。现阶段饲养一头肥猪需配合饲料260公斤左右。饲料厂、批发商、零售商在这一环节中的毛利润分别为39元/头、52元/头、65元/头。同时随着原料、劳动力、运输、水电等费用的上涨推高了饲料的生产成本。 2、收购运输环节。目前收购一头110公斤活猪的价格平均为12.8元/公斤,加上产地检疫费2元/头,雇车费15元/头(全年平均)等费用后,收购运输一头活猪的总成本达到1425元;贩运商将活猪直接运到生猪屠宰加工企业销售,每头活猪可获得30.6元利润(不含运输应激死亡)。 3、屠宰加工环节。我县屠宰加工环节主要由乡镇定点屠宰场和城区企业定点屠宰场完成。定点屠宰场主要是对市场销售鲜肉的屠商收取代宰费,代宰费城区一般为每头34元(乡镇在80元不等)。在屠宰过程中的产品检疫费3元等费用由屠商户支付。此环节屠宰场利润为在19至22元/头。 4、批发环节。一头110公斤的生猪屠宰后,白条猪以77公斤计,批发价为18.2公斤,价值1401.4元,头脚内脏价值约为150元,合计1551.4元,利润39.4元. 5、农贸市场零售环节。白条猪进入零售环节的成本主要包括购猪费、摊位费、检疫费、运输费等。在零售市场,白条猪被分割为不同部位销售给消费者。其中:猪肉60公斤,平均销售价格为19.8元/公斤;内脏肥膘12公斤(内脏含心舌肚2公斤与肥膘10公斤),平均销售价格为16.8元/公斤;大骨12公斤(头、蹄、尾10公斤,大骨2公斤),平均销售价格为16元/公斤;排骨7.5公斤,平均销售价格为24.6元/公斤。销售收入合计1590.4元,利润达194.6元。 可以看出,在现在生猪价格如此低迷的情况下,养殖环节处于亏损或临亏损状态。亏损额度均在30元左右,但其他任何环节都是盈利的。特别是猪肉零售环节和饲料生产经营环节,其利润高达194.6元和65元,说明在整个产业链中,养殖环节盈利水平最差,而猪肉零售环节和饲料生产经营环节盈利水平最高。 四、生猪生产存在的问题 从我县生猪生产销售各环节收益情况调查中,可以发现当前生猪生产行业链中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生猪产业各环节利益分配不合理。养殖环节处于亏损或临亏损状态,其他任何环节都是盈利。养殖环节对市场价格变化作出相应养殖规划调整的反映最慢,适应性最差,因此风险最大。在生猪产业链条上,养殖、收购、屠宰加工、猪肉销售各环节的利益关系复杂多变,但生猪养殖环节始终处于弱势地位。收购企业不愿与生产者签订收购合同,猪少了抬价抢购,猪多了压价收购,不管生猪价格多低,屠宰加工企业每加工一头生猪仍然获利20元以上;猪肉销售商获利更是高达194.6元一头。养殖业处于产业链条的最初环节,每个饲养周期长达4个月以上,地位明显弱势,而销售、加工企业经营周期相对较短,在产业化经营链条中也没有发挥组织者、带动者和市场开拓者的纽带作用,没有与养殖户建立起风险共担、利益均沾、产销互补的利益联结机制,导致整个生猪产业各环节的利益分配不合理。 其次,生猪市场价格波动过大,规模养殖户风险增大。目前,生猪价格过多依赖市场调节,由于单个养殖户不能控制生猪市场价格,生猪价格的涨跌取决生猪的市场供应量,生猪供应量增多了,生猪价格就下来了,养猪户只好减少生猪头数,一旦生猪价格涨上来了,生猪存栏又少了,没有猪卖,养猪户还是没得到实惠,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使养猪户始终处于被动状态,无自主发展的能力。 第三,养殖产业规模化程度低,科技含量不高。近年来,古蔺县畜牧局在品种改良上虽然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资金投入少,品种改良规模小、范围窄,全县生猪出栏质量参差不齐整体较差,生猪价格严重受到品种质量的影响。再加上我县畜牧养殖业仍是以农村散养为主,规模化养殖比重不高,产业化程度和科技含量偏低,为了发展丫杈猪特色产业,我县在一定区域以专业合作社或“公司+农户”形式集中发展了一批丫杈黑猪,但由于规模不大,外面大的生产订单不敢签,以致销售环节没有完全理顺,生产的丫杈黑猪没有得到价格上的真正体现,相反还受到收购商(企业)的压价,加之全县没有猪肉产品的进一步精深加工,无完整的产业链条,多限于自产自销,抗风险能力差。 第四,没有形成完善的科学饲养管理体系,饲养、管理、防疫、治疗水平低,特别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部分养殖户为节约成本而放松防疫工作,造成生猪死亡率相对较高,经济损失较大,效益下降,挫伤了农民养殖的积极性,阻碍了生猪生产的发展。 第五,养殖户资金缺口大,贷款难,利息高。生猪养殖业贷款的渠道少、门槛高、难度大、利率高,同时由于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不能作贷款的抵押物,农户不能获得贷款支持,直接影响养猪户扩大再生产。 五、建议和对策 1、以市场调节为主,加强技术指导服务。政府要尊重市场的运行规律,以市场调节为主,宏观调控为辅,适时、适度、因地适宜地启动猪肉收储制度,正确引导养殖户根据市场情况来调整养殖结构,要根据城乡居民消费能力适度发展生猪养殖,在价格上涨时,控制盲目扩大生产。养猪户应当借机调整生猪养殖的内部产业结构,及时淘汰高胎龄、生产性能低下的劣质母猪,提高生产效率,补充优良后备母猪,增强抗风险能力。要切实采取措施,加大先进生产技术推广力度,提高实用技术普及率。实行科技人员驻乡入户服务,加强对养殖户的技术培训,大力宣传防疫的重要性,提高养殖户科学饲养、科学防疫、科学补栏的意识,努力降低饲养成本,提高养殖效益。 2、建立一定规模的集产供销一体的龙头企业。由于我县生猪养殖及生产销售的产业不配套,形成销售环节行业性垄断,从而造成生猪产业各环节利益分配的不合理。如果有一定数量的集养殖、加工、销售一条龙的企业,那么市场竞争就会更加充分,因此鼓励发展适度规模的集产供销于一体的龙头企业,有助于增强调控市场的能力,有助于保护养殖户的利益,促进畜牧业生产健康发展。 3、加强疫病防治。建立健全农村养殖防疫体系,进一步完善防疫措施,加大乡村防疫设备投资力度,确保各种疫苗运输和保管质量,并实行包村、包户责任制度。为确保免费疫苗的有效利用,政府首先应根据目前的生猪疫病现状,增加免费疫苗种类,从而减少养殖户的防疫费用支出。其次对于不同类型的养殖户,免费疫苗的发放应采取不同的方式进行。散养户仍应继续采取强制免疫的方式;规模户则可以采取免费疫苗费用补贴和免费疫苗使用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4、加大资金扶持。经过一段亏损,一些较大畜禽养殖场(户)已出现流动资金不足现象。有关部门应紧密结合畜禽生产的现实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策和措施,提供优惠贷款等支持,扶持生产者度过难关,保证畜禽生产平稳发展,以防止市场出现严重供不应求,价格再次暴涨。

经过近5、6年的发展,我国生猪市场产能过剩,生猪市场低迷。近2年来,生猪价格处在中等偏下价位,在盈亏平衡点14.0元/公斤之间波动,绝大多数时间生猪养殖效益低于100.0元/头。

2014 年第1季度生猪价格持续低迷,生猪养殖连续3个多月亏损200.0元/头以上。为降低风险和经营成本,提高盈利能力,企业经营出现分化,竞争加剧。如新希望集团延伸产业链,向风险相对较小的食品领域发力;大康牧业选择发展其他的畜禽品种,牛羊和乳业;高金食品选择退出生猪养殖和屠宰业。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养殖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生猪市场产能过剩,规模化养殖或可趋利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