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我国猪肉产业布局走势分析,农村散养户困

作者: 养殖新闻  发布:2019-11-22

面对市场的涨声一片,猪肉终于掀开了难以按捺的本来面目。商务部周二公布的“商务预报”监测数据显示,上周猪肉价格环比上涨4.8%。若按照农业部此前一周公布的猪肉价格25.99元/公斤来算,猪肉价格已经攀升至27.24元/公斤。

在大资本进军养猪业的今天,散养户还处于微利艰难的奋斗期。

据猪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猪肉的大涨,推高了CPI,也影响着中央对全国经济走势的判断,以及相应的调整政策。 进入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四处奔波调研,...

9月份母猪存栏量创近4年最高

有媒体报道,在北京等地,猪肉已将史上最高价推向了新的高峰。

养猪这个生意并非想象中那么好做。

据猪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猪肉的大涨,推高了CPI,也影响着中央对全国经济走势的判断,以及相应的调整政策。

发布时间:2012-10-30 | 编辑:赵晖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近年来,物价每一次风生水起,猪肉总是扮演着急先锋角色。对于此轮猪肉价格大幅上涨,发改委引用农业部的统计数据,5月底全国生猪存栏量4.53亿头,环比增长0.8%,同比增长4.4%。同时分析认为,2008年以来的三年中,我国土地、饲料、劳动力成本提高较多,生猪价格相应上涨是正常的。言外之意,此轮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受成本压力影响,与生猪存栏和出栏数量影响不大。不过,6月21日晚央视《经济信息联播》报道的各地正在上演的“抢猪”大战,显然无法支持这一结论。

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9月份CPI数据中,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1.9%,比上月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最重要的一点是,猪肉价格持续下跌。

进入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四处奔波调研,几次提到了猪肉问题。在调研中,陕西省礼泉县西张堡镇白村的村民李邦厚一句话,点出了猪肉价格牵动总理和全国人民关注的原因:“总理,现在猪吃的东西比人吃的贵,看病花销比人高呀!”温家宝当场表示,稳定生产要有扶持政策。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两年前,网易丁磊养猪的新闻甚嚣尘上,数度延宕后,总面积约1200亩的养猪场,于今年3月正式投产。如果按照此前丁磊“6月猪肉肯定会上市”的表态,此番猪肉价格大涨,丁磊可谓踩准了步点,“开门红”指日可待。这也让人怀疑,上一轮即两年前面对猪肉价格大幅上扬行情时,不少地方纷纷振臂呼应:一是将斥资建立猪肉储备库,二是将规划新型养殖基地。两年过去了,当初这些热情洋溢的表态,是否已经该露出庐山真面目,成为调整猪肉行情的一道防浪堤呢?

这是养猪行业近年来最繁荣的时候,国家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9月底全国生猪存栏量环比增加1.3%,同比增加1.5%;能繁母猪存栏量环比增加2.1%,同比增加4.7%。

实际上,在4年前,猪肉同样曾引起过温家宝总理的关注,也是在到陕西调研后出台能繁殖母猪补贴、保险,扶持规模化养殖等措施,使得猪肉在半年内就稳定下来。

这个生意并非想象中那么好做。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现象是,一些地方对养猪产业的发展,并非像官员们在舆论面前表现的那样,激情满怀。很多地方政府并不欢迎养猪业,赶走养猪场也有很多理由:一个是土地问题;还有一个环保问题,但是环保局给的排污证是一个季度一次。一位省级养猪行业协会会长认为,政府设置一些障碍,让大规模现代养猪遇到许多“不合法”问题。“不让你办工商执照,到期了不给你审。”

2012年1-9月生猪和母猪存栏量都稳中小幅增加,且增幅不断扩大,9月份增幅是最高的,母猪存栏达到近4年的最高存栏量。

猪肉价格大涨不断引起总理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民众消费它,还因为猪肉在价格消费指数中较大的权重,使得猪肉的意义已经超过了“民以食为天”的食,更在中国经济走势判断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9月份CPI数据中,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1.9%,比上月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最重要的一点是,猪肉价格持续下跌。

一些地方的“潜规则”,并不乏现实呼应。如,自2009年1月1日起,东莞已在全市范围内禁止养猪。显而易见,相较于房地产以及制造业,养猪产业难以为地方政府创造惹眼的利益,同时,对环境配套也会造成较大压力。但是,养猪事关民生基本需求,如果没有政策的呵护,既不可能形成真正的现代化养猪产业,同时也会在每次物价波动之时,继续扮演急先锋角色。

杨老板在从事这个行业之前,做的是传媒行业,“一不小心有个浙江民企老板投资了一笔钱,所以就去养猪。”从此,他就一脚跨入了这个和此前风马牛毫不相及的行业。

2015年6月,CPI指数上升到6.4%,创下三年来的新高,而猪肉则同比上涨57.1%,创下了历史新高。CPI的大涨,离不开猪肉的推动。猪肉价格上涨,并不仅仅是一种食品的上涨,它的背后,还有玉米、豆粕等粮食上涨的因素。而猪肉在CPI中的权重之大,可以从6月的CPI中看出。6月份食品价格环比上涨 0.9%,影响CPI环比上涨约0.28个百分点,而猪肉环比上涨11.4%,影响到CPI环比上涨约0.36个百分点。按统计局的数据,6月猪肉同比上涨57.1%,按农业部的统计数据,这个涨幅更是高达66.5%。而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则分析说,一般生猪收购价格涨幅达到15个百分点就拉动CPI上升1个百分点。目前生猪收购价格涨幅在40%以上,最多能拉动CPI上升3个百分点。

这是养猪行业近年来最繁荣的时候,国家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9月底全国生猪存栏量环比增加1.3%,同比增加1.5%;能繁母猪存栏量环比增加2.1%,同比增加4.7%。

别看现在有像丁磊这样的“大块头”们正大举涉足养猪产业,如果没有科学的规划,特别是市场竞争机制的完善,一旦实力雄厚的“寡头”们羽翼丰满,怎能期望生猪市场回归于平稳的发展秩序?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这个市场怎么变幻,被绑架的总会是消费者。

他从2011年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今年12月份,他养的第一批猪就可以出栏了,按照他的说法,这个速度,比网易CEO丁磊养猪的速度要来得快。

据猪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猪肉的大涨,推高了CPI,也影响着中央对全国经济走势的判断,以及相应的调整政策。温家宝总理在调研中多次强调,要准确判断经济形势,认真研究和及时解决影响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坚持宏观调控的取向不变,把握好宏观经济政策的方向、力度和节奏,提高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前瞻性,统筹做好关系全局的各项工作,努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而这些判断的基础之一,就是猪肉价格的走势。

2012年1~9月生猪和母猪存栏量都稳中小幅增加,且增幅不断扩大,9月份增幅是最高的,母猪存栏达到近4年的最高存栏量。

2009年的时候,丁磊公开称要养猪,但直到现在,丁氏猪肉仍未上市。

CPI作为判断是否有通胀以及通胀多大的主要判断依据之一,近年来随着证券市场的发展而越来越为人所熟知,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就曾感叹说:“一个不识英文字母的老大妈,都在讲CPI。”而猪肉由于在CPI中权重之大,更是下牵百姓,上牵总理。中国的CPI指数的八项权重中,食品一项的权重就占到了30%,统计局因此也一直被指责,今年在下调了食品类消费的权重、上调居住类消费的权重之后,却招来了新的指责,因为今年以来的物价上涨中,食品是涨价先锋。而由于食品类权重的下调,居民感受与统计数据的差距更大了。不过,即使是这样,猪肉也还是与其他食品一起,将6月CPI推至6.4% 的三年来新高。

杨老板的生意经

2011年3月,网易公司对外宣布,网易养猪场落户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总面积约1200亩。

猪肉能挑起CPI,是否准确反应中国居民实际消费水平和消费模式的变化,争议还很大。但至少猪肉影响着民生,影响着政策方向,却是不言而喻的。自 2006年以来,我国的猪肉价格经历了两次大起大落。其中2006年肉价大跌,2007年肉价暴涨;2008年上半年涨,下半年跌;2009年相对平稳;2010年开始反弹;2011年5月进入快速飙升期。这个周期,与中国的货币宽松或紧缩周期相一致,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通胀的程度。

杨老板在从事这个行业之前,做的是传媒行业,“一不小心有个浙江民企老板投资了一笔钱,所以就去养猪。”从此,他就一脚跨入了这个和此前风马牛毫不相及的行业。

除了网易,这个竞技场上的好手实在不少。2008年,高盛、德意志银行等投行在华“圈地养猪”;复兴集团也在2009年6月参股养猪企业;2010年1月,北京一家地产公司也宣布在陕西建设基地养猪。

资本进入养猪业的必然逻辑

他从2011年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今年12月份,他养的第一批猪就可以出栏了,按照他的说法,这个速度,比网易CEO丁磊养猪的速度要来得快。

不同的是,杨老板“火速”在浙江金华收购了一些猪圈,然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养猪生涯。

本次猪肉价格上涨之凶猛,可以与2007年相对比。2007年4月13日猪肉平均价格是12.96元/公斤,8月涨至20.22元/公斤,价格上涨了 56%,当月的CPI也高达6.5%。2015年6月份,全国猪肉批发价格平均在26元/公斤,超过2007年8月时将近29%,且尚未见回落。

2009年的时候,丁磊公开称要养猪,但直到现在,丁氏猪肉仍未上市。

杨老板对养猪一窍不通,他在名牌大学所学到的全部知识都和传媒有关。然后,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养了6000头“两头乌”,这是一种金华猪,原产于东阳、义乌、金华等地,因其头颈部和臀尾部的毛为黑色而得名。

猪肉的价格也非常不稳定,近5年来出现过两次大起大落,给经济政策也带来很大的困扰。生猪本身有周期,再加上组织程度低,生产、加工和销售各自为战,也引发了游资的进入,和散户的冲动。而有关高盛的阴谋论,也不断被媒体所提起。

2011年3月,网易公司对外宣布,网易养猪场落户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总面积约1200亩。

大部分公司养的都不是这种,他们喜欢养“外三元”,外三元的养殖周期比较短。

李邦厚所说的猪吃的比人吃的贵,其实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说法。按照网上的报价,7月14日全国豆粕价格,蛋白含量43%的豆粕成交价在每吨 3100元至 3400元之间;玉米价格14%水分的每吨在2100元至2480元之间。而猪饲料要将豆粕、谷物等精料进行浸泡后,与其他粗料混合再喂养。但养猪还仅仅是猪肉产业链中的第一个环节,每个环节能否衔接好,能否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以降低风险和成本,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个布局,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高盛这个世界最大的投行的身影。

除了网易,这个竞技场上的好手实在不少。2008年,高盛、德意志银行等投行在华“圈地养猪”;复兴集团也在2009年6月参股养猪企业;2010年1月,北京一家地产公司也宣布在陕西建设基地养猪。

不仅如此,“两头乌”日增重只有400克,但“外三元”白猪日增重能达到800克,是“两头乌”的两倍;“两头乌”瘦肉率只有40%左右,“外三元”白猪瘦肉率有60%。

其实除了高盛插手养猪,网易的丁磊养猪,也是中国养猪业的一个缩影。

不同的是,杨老板“火速”在浙江金华收购了一些猪圈,然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养猪生涯。

杨老板说,“两头乌”养8个月也就140斤左右,“外三元”6个月就有200多斤了。从产出效益上来说,当然是“外三元”更快一些。不过杨老板说,“两头乌”口感更好一点,所以他还是选择了“两头乌”。

2009年初,正当猪肉价格开始回落,2008年进入养猪业的大户们纷纷亏损的时候,网易CEO丁磊宣布了计划。而针对“作秀”的众声喧哗,丁磊非常坦率地承认: “没错,我就是在作秀。问题关键是要看为了什么作秀。我是想通过养猪来探索农业生产新模式,同时,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做一些尝试,为此作秀来唤起大家对这些问题的关注,有什么不好?”而食品安全问题,也已经进入丁磊的话题。不过,此后养猪的声音销声匿迹,直到今年3月,网易公司宣布,目前已选定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为其基地,丁磊的养猪大计才正式实施。

杨老板对养猪一窍不通,他在名牌大学所学到的全部知识都和传媒有关。然后,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养了6000头“两头乌”,这是一种金华猪,原产于东阳、义乌、金华等地,因其头颈部和臀尾部的毛为黑色而得名。

所以这条路径赚钱很难。

丁磊进入养猪业,正是猪肉价格开始上涨,食品安全问题开始爆发的阶段。而丁磊的养猪计划一实施,就引发了更多的关注,也引来更多的叫好声。饲料大王、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就称,“以前人家都觉得养猪土,搞互联网的人都很时尚洋气。现在,最时尚的人都去养猪了,说明畜牧行业是有潜力有前途的。”不过,更让人关注的,是这种大资本进入养猪业,是否能缓解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改善猪肉价格上蹿下跳所引发的政策跳跃。京东商城CEO刘强东 则在听闻丁磊“养猪场”开始建设的消息后,马上发微博表示支持说,相信丁磊的信誉和品质,并表示如果网上可以卖生鲜食品,一定会在京东首发“丁磊猪”。

大部分公司养的都不是这种,他们喜欢养“外三元”,外三元的养殖周期比较短。

此前,浙江富轮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叶炎平在进军“两头乌”养殖事业的时候,就说这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事业,最重要的是,这个事业并不赚钱。

2011年央视的“3·15”晚会上,知名企业双汇集团被曝光,所使用的一部分猪肉竟然是瘦肉精喂养的。再加上此前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问题,一时间引发了社会对食品安全史无前例的关注。更让人对猪肉不放心的一则消息是,2010年5月8日,中国着名柔道女运动员佟文因在2009年8月的荷兰鹿特丹世锦赛夺冠后被查出瘦肉精,而被国际柔联禁赛两年,经过10个月的上诉之后,才讨到清白,但中国柔道队却再也不敢相信国内的猪肉,在自己的养殖场里养了十几头猪。“世上再无放心猪”,柔道队可以自己养猪,可普通城市居民又如何来躲避“瘦肉精”呢?这也正是丁磊养猪计划时隔两年却遭到不同态度的原因。

不仅如此,“两头乌”日增重只有400克,但“外三元”白猪日增重能达到800克,是“两头乌”的两倍;“两头乌”瘦肉率只有40%左右,“外三元”白猪瘦肉率有60%。

打个比方,比如要养100头大白猪的话,要建一座猪舍,还包括沼气池等配套设施在内,总费用要七八万元。

“瘦肉精”事件被曝光之后,猪肉不但价格暴涨,更牵动了国内对整个产业链的反思。而高盛,则是最先被怀疑操纵价格的黑手。

杨老板说,“两头乌”养8个月也就140斤左右,“外三元”6个月就有200多斤了。从产出效益上来说,当然是“外三元”更快一些。不过杨老板说,“两头乌”口感更好一点,所以他还是选择了“两头乌”。

如果要养杨老板这样的“两头乌”,投入更是可观。这个行业的利润,让许多老的养殖户都大呼“没意思”,杭州萧山永王养殖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几年生猪的价格起起伏伏,利润空间越来越薄,如果投入时间长,更难赚到钱。

2008 年8月,一则高盛斥资2至3亿元收购国内10余个专业养猪场的消息,震惊国内。有的媒体甚至声称,高盛为代表的国际PE渗透的不仅是中国养殖业的整条产业链,更涉及中国农业上下游各个领域。在多哈小型部长会议再次破裂、各国死保农业底线的今天,高盛以及其他国际投行在中国农业相关产业链领域不断追加投资的行为值得关注。到底是产业布局,还是技术性操作,是对产业的看好,还是只是一种投资行为?争论还没结束,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加剧,中国货币政策不断紧缩,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忘记了。

难赚钱

他的下游客户,一位饲料供货商对记者表示,现在玉米、小麦和豆粕的价格太高了。这些都是猪的主要饲料,现在豆粕价格在3900元/吨,去年这个时候才3000元/吨;东北玉米2400元/吨,也比去年同期上涨了许多。

但时隔两年多,当猪肉涨到了再次引起总理关注的时候,人们不禁又回想起这则新闻。

所以这条路径赚钱很难。

成本还包括人力,此前,杭州萧山一家养猪场开出的工资让人咋舌,生产场长、财务总监、人力资源总监等高管,开出的年薪起价20万元,最高可达60万元。

2008 年7月29日,美国严拒发展中国家对农业的保护,多哈回合谈判破裂,各国重回死守农业的状态。“中广系”领军人物辜勤华就分析说,中国农业正处于急缺资金与技术的发展时期,外国投资者看到了机会,首先下手,掌握了资源性产业,除非我们以更高价格买回,否则很难回转。农业项目的分散性,收入低下,规模难成气候等特点,使得不少政府的基层主管人员,容易在关注GDP目标时忽略了农业,是酝酿农业危机的因素。在这种背景下,高盛以及德意志银行在华大规模布局养殖业,就更加可疑了。尤其是中国豆油压榨行业在被外资借大豆价格战之际所掌控之后,猪肉是否是下一个目标,也曾引发过争论。不过,很快这一话题就冷淡下来,而养猪也还是处于分散化养殖的状态,肉食品加工产业链还是各自为政。

此前,浙江富轮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叶炎平在进军“两头乌”养殖事业的时候,就说这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事业,最重要的是,这个事业并不赚钱。

2012年10月26日的猪肉价格显示,全国出栏瘦肉型猪均价至14.43元/公斤,较去年同期17.32元/公斤下跌16.1%;猪肉价格涨 至22.7元/公斤,较去年同期28.59元/公斤下跌20.6%;三元仔猪均价25.22元/公斤,同比降25.6%;母猪均价1768元/头,同比降 6.4%。

但高盛这一被称为“华尔街最诡秘的投资银行”控股双汇、布局养猪场一事,如今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中来。

打个比方,比如要养100头大白猪的话,要建一座猪舍,还包括沼气池等配套设施在内,总费用要七八万元。

杨老板利润是这么算的,“一头”外三元“的利润现在40多元,”两头乌“很难说,赚得多的时候一头可以赚200元。”

养猪业在发达国家中,早就是受抑制状态,被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所淘汰。但是中国不同,中国有着巨大的人口基数,也有着无与伦比的大市场。但中国的养猪业却一直处于分散状态,上万头的养猪场凤毛麟角,下游的加工企业难以控制货源,这不但增加了兼并的空间,也使得控制整个产业链更加容易。

如果要养杨老板这样的“两头乌”,投入更是可观。这个行业的利润,让许多老的养殖户都大呼“没意思”,杭州萧山永王养殖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几年生猪的价格起起伏伏,利润空间越来越薄,如果投入时间长,更难赚到钱。

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生猪养殖平均成本为每头1300元,销售批发价为1800元,收入500元,利润率约为22%。

虽然养猪很分散,但中国的生猪产业却相对比较集中,“北三强”山东、河南、河北,和“南三强”四川、湖南、广东,这6个省份就占了全国猪肉产量的近半。猪肉加工行业双汇、金锣、雨润也集中于这些省份。这三家企业虽然占了国内肉类加工业的五分之一份额,但屠宰数量却仅有3%,留下的缺口巨大。高盛则通过控股双汇,已经涉及到了屠宰、深加工、销售以及能繁种猪和猪苗等,仅差的就是生猪养殖。高盛在2008年通过并购,控制了十几家养猪场,均位于福建和湖南,在地域上虽然并非深加工发达地区,但却是比较重要的“猪肉消耗圈”所在地。而德意志银行则通过股权投资,通过旗下企业投资于上海、江苏地域,与高盛不发生冲突。

他的下游客户,一位饲料供货商对记者表示,现在玉米、小麦和豆粕的价格太高了。这些都是猪的主要饲料,现在豆粕价格在3900元/吨,去年这个时候才3000元/吨;东北玉米2400元/吨,也比去年同期上涨了许多。

这个数据肯定不是杨老板的“两头乌”,杨老板已经开始意识到其中的风险,他想了下,说,大概要三到四年才可以收回成本。

但国内对高盛的“阴谋论”推测,还没有太多的根据,高盛控制的养猪场,在国内所占比例还无法对猪肉价格进行操控。不过,高盛和德意志银行的投资,却给了国内资本以新的视角。

成本还包括人力,此前,杭州萧山一家养猪场开出的工资让人咋舌,生产场长、财务总监、人力资源总监等高管,开出的年薪起价20万元,最高可达60万元。

所以,杨老板准备走一条理想化的养猪路径。

像前面所说那样,养猪业在发达国家正被逐步淘汰,但在中国却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国内生猪2007年时出栏量大约有6亿头,整个生猪的产值高达10万亿元。如此大的市场,集约化养殖的水平却非常低下。而生猪养殖作为肉食品加工产业链的上游,直接关系到产业链的完整,也是控制产业链利润水平的关键一环。而如此重要的一环,散养不但成本高、利润低,也容易发生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的“垃圾猪”、“健美猪”,都是生猪养殖环节薄弱所产生的问题。像双汇这种大集团企业,也没能避开“健美猪”的冲击。

2012年10月26日的猪肉价格显示,全国出栏瘦肉型猪均价至14.43元/公斤,较去年同期17.32元/公斤下跌16.1%;猪肉价格涨至22.7元/公斤,较去年同期28.59元/公斤下跌20.6%;三元仔猪均价25.22元/公斤,同比降25.6%;母猪均价1768元/头,同比降6.4%。

他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可以养5万头猪,成为全国屈指一数的“养猪大户”。他想做大的原因或者是因为,根据农业部规定,标准化规模养殖在3000-1万头的,国家给予80万元的财政补贴。

中国政府一直在鼓励生猪养殖的工厂化、规模化和标准化,但在实际补贴中却问题多多,一方面是补贴没有持续性,另一方面补贴落实问题多。而没有持续、稳定的补贴,养殖户也陷入了一窝蜂养猪又一窝蜂杀猪、盲目扩大冻猪肉储备数量等怪圈。像2008年,由于猪肉价格已经回落,而饲料价格仍然坚挺,养一头猪要亏损500到700元,不但让散户们急于杀猪出售,也让一些大户集体退出养殖。而中国平均每天14万吨猪的消费量,也使冻肉储备难以起到长期的调控效果。猪肉的价格更加起伏跌宕。

杨老板利润是这么算的,“一头‘外三元’的利润现在40多元,‘两头乌’很难说,赚得多的时候一头可以赚200元。”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顾问冯永辉曾公开表示,随着饲料、劳动力成本上涨,外出打工的收入变高,整个行业开始洗牌,适度规模化猪场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而从外资的布局角度来看,中国更应该由政府对规模化、标准化养殖进行补贴,并加强监管,使得生猪养殖能够得到稳定的发展,并通过兼并重组与上游的饲料和下游的加工结合得更紧密,这样才能使企业的利润更加稳定,猪肉的价格也更加稳定。

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生猪养殖平均成本为每头1300元,销售批发价为1800元,收入500元,利润率约为22%。

杨老板的难题在于,找不到合适的地。

猪肉作为居民的一种普通食品,却牵扯着十几亿人的消费和就业,也牵扯着中国的经济政策,能否在产业化、资本化的路途上走好,将决定着中国的经济政策是否能摆脱需要不断调控的困局。

这个数据肯定不是杨老板的“两头乌”,杨老板已经开始意识到其中的风险,他想了下,说,大概要三到四年才可以收回成本。

大部分进入这个行业的巨头,都在2008年开始建场,2009年和2010年开始生产。

地难找

杨老板错过了上一波的行情,却赶上了猪肉价格一路走低的行情,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猪价就开始频繁跳水。

所以,杨老板准备走一条理想化的养猪路径。

有一些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开始退出,即使这样,想拿到一块地仍很难。

他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可以养5万头猪,成为全国屈指一数的“养猪大户”。他想做大的原因或者是因为,根据农业部规定,标准化规模养殖在3000~1万头的,国家给予80万元的财政补贴。

“地并不好拿,很多地方政府不愿给中小养猪场批地,因为不但从中得不到税收,还要在配套政策补贴、防疫、环保等方面投入很多资金和精力,有的还要承担管理风险。”杨老板最近在长三角到处看地方,他暂时还没有财力去做大中型的养殖场,所以并未受到地方政府的热烈欢迎。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顾问冯永辉曾公开表示,随着饲料、劳动力成本上涨,外出打工的收入变高,整个行业开始洗牌,适度规模化猪场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他现在浙江和江苏两地看的,都只是“暂定”。他还没有能力去看其他的地方,物流成本让他十分头痛,“我算了一笔账,一公里的物流成本是三块钱,如果从浙江配送到上海的话,物流成本就要1000元。”他开始感觉到有点吃力。

杨老板的难题在于,找不到合适的地。

这个资本化程度越来越高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比如,以浙江宁波为例,宁波生猪养殖规模化比例已处国内领先水平,但养猪户逐年递减,规模化养猪则逐年递增,50头以下养猪户已从1991年的9.67万户减少到去年底的3965户。

大部分进入这个行业的巨头,都在2008年开始建场,2009年和2010年开始生产。

让杨老板倍感压力的是,越来越多的资本还在瞄准这个行业,比如,武钢就计划今年对非钢产业投资390亿元,其中包括建立“万头养猪场”。

杨老板错过了上一波的行情,却赶上了猪肉价格一路走低的行情,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猪价就开始频繁跳水。

有一些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开始退出,即使这样,想拿到一块地仍很难。

“地并不好拿,很多地方政府不愿给中小养猪场批地,因为不但从中得不到税收,还要在配套政策补贴、防疫、环保等方面投入很多资金和精力,有的还要承担管理风险。”杨老板最近在长三角到处看地方,他暂时还没有财力去做大中型的养殖场,所以并未受到地方政府的热烈欢迎。

他现在浙江和江苏两地看的,都只是“暂定”。他还没有能力去看其他的地方,物流成本让他十分头痛,“我算了一笔账,一公里的物流成本是三块钱,如果从浙江配送到上海的话,物流成本就要1000元。”他开始感觉到有点吃力。

这个资本化程度越来越高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比如,以浙江宁波为例,宁波生猪养殖规模化比例已处国内领先水平,但养猪户逐年递减,规模化养猪则逐年递增,50头以下养猪户已从1991年的9.67万户减少到去年底的3965户。

让杨老板倍感压力的是,越来越多的资本还在瞄准这个行业,比如,武钢就计划今年对非钢产业投资390亿元,其中包括建立“万头养猪场”。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养殖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2015年我国猪肉产业布局走势分析,农村散养户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