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干预猪价不该出手时不出手,伤不起的猪肉

作者: 养殖新闻  发布:2019-11-22

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披露的信息,6月份第二周,全国34个大中城市生猪出场价格平均达到每公斤17.62元,比去年同期上涨79.2%。猪价如此暴涨,按照以往的惯例,有关部门该出手干预了吧?但是没有。作为最高价格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至今没有流露出要干预猪价的意思。在我看来,“不干预”恰恰体现了一种调控理性,或者说,这是吸取过往教训的结果。

2011-10-31 15:39 面对这一轮来势汹汹的暴涨行情,有人期待政府按照以往的惯例出手干预,但也有人为到目前为止政府仍没出手“救市”叫好。有意思的是,生猪养殖界人士对此不但不急不怨,反而对“政府不干预”大声叫好。

我国政府为调控猪价而推行的生猪养殖扶持政策正在遭受质疑。

犹记2007年下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全国猪肉价格暴涨,当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刺激措施,对生猪养殖实施补贴,对能繁母猪养殖实施补贴。调控果然取得明显成效,大量资金涌入生猪养殖业,至2008年下半年,猪价回落,但旋即步入暴跌通道,投资者纷纷逃离,从而为今年以来的新一轮猪价暴涨埋下伏笔。

betway88,猪肉价格又一次搅动社会神经。在统计局公布的5月份统计数据中,猪肉价格同比涨幅超过40%,对CPI的贡献接近20%。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本轮猪价暴涨以来政府出台的调控政策与2007年的政策差别不大,此前的政策在控制了猪肉价格快速上涨势头的同时,也为近两年猪价的暴跌暴涨埋下了“伏笔”,很多人担忧新的猪价调控政策会重蹈覆辙。

一个常识是,当市场供小于求之时,终端价格上涨会迅速传递至生猪养殖环节,再传递至能繁母猪养殖环节。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政府部门即使不加以刺激,人们养猪的积极性也会提高;若再出台刺激措施,养猪的积极性就会过于旺盛。

在过去的15年中,猪价共出现过5次暴涨和暴跌。目前的这种高价还能飞多久?下次暴跌什么时候到来?如何破解这种周期性的涨跌循环?

此外,由于对政府投入的扶持资金缺乏更为有效的监管,造成的结果可能是,国家在快速提高养猪业规模化水平的同时,养猪补贴仍然存在大量的违规操作现象,而猪价暴跌暴涨的难题并没有解决。

当然,“不干预”并不意味着无所作为。在该出手的地方出手,在不该出手的地方不出手,减少行政干预,再辅以调整生猪养殖结构,如此,猪肉价格则有望走出暴涨暴跌的怪圈。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站在城市居民的角度反映肉价波动,价一涨就说“市民吃不起肉了”,价一跌就说“十元肉又回到百姓餐桌”,又有谁会想到在涨跌循环中保护养殖户的利益呢?

7月份,在猪肉价格不断高涨的热浪中,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一系列扶持生猪养殖的政策措施。

“有涨就有跌,不要瞎吆喝!”

这些扶持政策主要有:“十二五”期间,每年继续安排中央投资25亿元支持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并视情况适当增加投资;各地要继续按照每头每年100元的标准,对能繁母猪发放饲养补贴;继续实施生猪调出大县奖励政策,将奖励范围由目前的421个县增加到500个县。

面对这一轮来势汹汹的暴涨行情,有人期待政府按照以往的惯例出手干预,但也有人为到目前为止政府仍没有“救市”叫好。肉价一涨就全民呼吁“迫降”的做法到底对不对?政府退出行政干预是否正当其时?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央这一轮调控与2007年国内猪价暴涨时推出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有类似性,但此次新的政策针对性更强,更倾向于扶持规模养殖。

“6月27日,日照市生猪收购价格达到19.6元/公斤、莒县更是达到20元/公斤,再创历史新高。”日照市畜牧兽医局上报省畜牧局的一份内部信息如是显示。

2007年5月,国内猪肉价格连续出现大幅上涨,有些地区价格几乎是2006年的两倍。为了给生猛的“猪市场”快速降温,2007年6月4日,农业部公布了《关于促进生猪生产稳定发展的通知》,同年7月3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稳定市场供应的意见》,开始实施能繁母猪补贴以及保险制度,地方政府也随后推出一系列扶持生猪养殖的优惠政策。

来自省畜牧局的统计信息表明,上周(6月27日-7月3日)我省猪价已经连续4周突破2008年的最高点。猪粮比价首次突破8:1,达到创历史的8.22:1。

为了加大扶持力度,2008年,国家对能繁母猪的补贴提高至100元/头。政府的调控政策极大地调动了各地养猪户的补栏积极性,能繁母猪补栏数量更是大幅度上升,根据官方公开的数据,母猪存栏量由2007年的4420.6万头上升到2009年4990.7万头,两年内增加了570.1万头。

在省畜牧兽医信息中心生猪市场首席分析师李守远和得利斯集团生产总监郑乾坤看来,这轮肉价淡季上涨行情“属预料之中”,供求失衡和成本上升是导致此番猪肉价格暴涨的主因。

母猪存栏大幅上升直接带动的是生猪市场的供过于求,接着就是国内猪价开始上演“过山车”,猪肉价格在2008年3月达到高点后开始一路下滑,到2009年4月猪肉降到10元/公斤以下,其间,由于养殖户亏损惨重,有较多数量的小规模养殖户退出养猪行业。

数据显示,去年6月初,生猪价格为每公斤9.8元,处于2008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猪粮比价一度下降到4.76∶1,远低于正常情况下6∶1的盈亏平衡点,生猪饲养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

“2010年上半年不少养猪户赔得一塌糊涂,下半年猪病又比较厉害,10月份时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均下降到低点,到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出栏,供应量小,自然行情看涨。”郑乾坤表示。

李守远认为,喂养生猪所需的玉米、豆粕等饲料价格涨幅很大,生产用电、人力、油价等成本增长较多,也是生猪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

据了解,在过去15年中,生猪价格曾出现过5次暴涨暴跌。频频“打摆子”的猪肉价格早已成为从养殖户、消费者到政府共同的痛。

面对这一轮来势汹汹的暴涨行情,有人期待政府按照以往的惯例出手干预,但也有人为到目前为止政府仍没出手“救市”叫好。

这“叫好”的声音让我们思考:为什么在政府的一再“调控”“扶持”之下,肉价仍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地乱飞?肉价一涨就全民呼吁“迫降”的做法到底对不对?

政府不干预,专家纷“叫好”

国家统计局6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CP1同比上涨5.5%,生猪价格同比上涨40.4%,对CP1的“贡献”将近20%,成为CP1持续走高的重要推手之一。

按照惯例,许多人认为这个时候政府一定又坐不住了,肯定会出台政策扶持生产、平抑物价,尤其是在当前通胀压力巨大的背景下。但时至今日,虽然猪肉价已连续四周刷新历史最高纪录,国家商务部、财政部仍没有出手“迫降”的意思。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日前表示,目前主要还是靠市场的力量来让生猪价格、生猪存栏数进一步提升。

有意思的是,生猪养殖界人士对此不但不急不怨,反而对“政府不干预”大声叫好。

“今年这轮生猪涨价有一个好现象,那就是到现在政府没有干涉调控、打压价格,这是大好事。”早在6月16日记者在诸城采访时,得利斯集团生产总监郑乾坤就向记者强调了这一变化。

当时,全国猪价超过2008年历史最高点已经一周。

6月28日时,他再次表示,2008年时猪肉高价只保持了短短几天政府就出台措施,这次高涨已经一个月了,政府也没出手干预,这十分难得。

“政府退出干预好,有时强制干预反而南辕北辙。”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霍学喜对媒体直言。

“‘不干预’恰恰体现了政府调控的理性转化”,资深时事评论员晏杨发文也为政府不“出手”叫好。

6月29日,在第一届山东猪业博览会上,省畜牧局一些官员及省内的一些养殖企业和专家也纷纷对“政府不调控”表示赞赏。

与此次政府不干预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006年至2007年,受全国生猪养殖滑坡和重大动物疫病的影响,全国生猪养殖业一度下滑,饲养量减少了20%左右,对居民生活造成不利影响。

为增加猪肉供应,平抑猪肉价格,国家发改委于2008年1月出台《关于对部分重要商品及服务实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的实施办法》,先后出台能繁母猪保险和生猪保险、财政补贴、贷款支持等多种措施“救市”,扶持、鼓励生猪养殖。

2009年1月13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又联合出台《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规定当猪粮比价低于6∶1正常值时,政府要适度采取相应措施,比如适当增加中央和地方冻肉储备、发放养殖贴息、饲料补贴等。

另外,一些地方政府还在肉价高企时对低保人群发放消费补助等。有数据显示,这期间政府为此投放养殖补贴达十余亿,消费补贴4亿多元。

原标题:伤不起的猪肉:涨跌循环中谁来保护养殖户的利益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养殖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政府干预猪价不该出手时不出手,伤不起的猪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