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门启动联合执法打击长江口水域非法捕捞,

作者: 渔业新闻  发布:2019-09-22

为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打击长江口水域非法捕捞长江刀鱼、凤尾鱼等行为,多部门18日启动为期一个月的打击长江口水域非法捕捞联合执法行动。

核心提示:日前,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调整长江流域专项捕捞管理制度的通告,自2019年2月1日起,停止发放刀鲚、中华绒螯蟹专项捕捞许可证,禁止上述三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长江刀鱼和鲥鱼、河豚并称为“长江三鲜”,长江刀鱼是其中的翘楚,享有“长江第一鲜”的美誉。在野生鲥鱼和野生河豚基本绝迹之后,硕果仅存的长江刀鱼,市场价格曾动辄上万元一斤,每年上市时节,经常引发热议。而由于生态环境恶化和过度捕捞等原因,长江刀鱼正面临着严重种群危机。

本次联合执法行动由农业农村部长江办牵头协调,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具体组织实施,中国海监江苏省总队、浙江省海洋与渔业执法总队以及公安、海事等驻沪单位共同参与实施。

日前,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调整长江流域专项捕捞管理制度的通告,自2019年2月1日起,停止发放刀鲚、中华绒螯蟹专项捕捞许可证,禁止上述三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记者从泰州市渔政部门获悉,今年我市将同步停止发放相关特许捕捞证。2019年起,我市将不再有长江刀鱼捕捞季、秋蟹捕捞季。

为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落实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工作部署,保护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国家农业农村部日前发出通知,从2019年2月1号起,停止发放长江刀鱼等专项捕捞许可证,禁止对这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那么,长江刀鱼是否会彻底告别餐桌,刀鱼禁捕又如何来监管呢?

农业农村部长江办副主任赵依民介绍,近年来长江江面的非法捕捞总体上有所减少,但仍有一些浮网和非法捕捞船只存在。现在是刀鱼的洄游季节,市场有需求、价钱卖得好,所以非法捕捞较平常更多。此次执法将正面打击非法捕捞行为,并对相关违法犯罪行为起到震慑作用。

“泰州的特许捕捞主要有长江刀鱼和中华绒螯蟹两种,这两种捕捞证的发放呈逐年递减趋势。2018年泰州共发放134张刀鱼特许捕捞证、82张成蟹捕捞证。”市渔政监督支队支队长张荣根介绍,这次通告对长江泰州段的专业捕捞渔民来说,意味着今年3到6月期间,渔民们都不能再下水捕捞长江刀鱼了,食客们最爱的“明前刀鱼”就此成为历史。

江苏南通渔民高永明今年40多岁,他18岁起就在长江捕鱼,见证了长江刀鱼数量的变化。

据了解,本次联合执法行动将依法严打严处非法捕捞行为,清理整治水上违规违禁渔具和碍航捕捞设施,保障航道通行安全,保护水生生物资源,维护渔业生产秩序和渔区社会稳定。

2019年禁渔期将是史上最严禁渔期。市渔政部门将联合公安、海事等部门,开展常态化联合执法巡查,严厉打击非法捕捞行为,禁绝违规渔具出现在江面,切实做好保护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工作。

高永明:像我爷爷那时候的量多,一网能有几百斤,那个时候刀鱼多,在我记忆中,从我开始捕鱼的时候,记得是2013年最多,多的时候接近一网100斤左右,到后来2014年不如2013年,一直到现在。

根据去年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到2020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将实现常年禁捕。2018年12月发布的《农业农村部关于调整长江流域专项捕捞管理制度的通告》明确,自2019年2月1日起,停止发放刀鲚、凤鲚、中华绒螯蟹专项捕捞许可证,禁止上述三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

高永明说,这些年长江刀鱼的数量一直在锐减,捕捞出的刀鱼个头也比较小,大部分是一两二两的,三指宽的刀鱼很难见到,不少渔民望江兴叹。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刀鱼专项捕捞证已停止发放,市场上售卖的所谓长江刀鱼,除了冰冻存货外,要么是非法捕捞渔获物,要么根本不是来自长江。

而在安徽铜陵,也出现同样情况。当地餐饮商会副秘书长朱红久告诉记者,每到春季,刀鱼总是能勾起无数人的味蕾,不过,如今长江刀鱼资源非常稀缺,江边一些以江鲜为特色的饭店里,刀鱼经常断档,中档的刀鱼市场价一斤在4000元左右,甚至有的饭店出价高却也收不到。

朱红久:因为现在刀鱼产量比较小,所以价格相对较贵,超过几千块钱一斤的都有,普通人很难吃到比较正宗、比较大的刀鱼。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1973年长江流域及沿岸长江刀鱼的产量为3750吨,1983年约为370吨,而到了2002年产量不足百吨,2010年为80吨,2011年,则仅为12吨。由于工程建设、水质污染、采砂挖沙、过度捕捞等因素,长江刀鱼的产量呈现断崖式锐减。

为了保护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农业农村部日前发出禁捕令,根据通告,自2019年2月1号起,停止发放刀鲚、中华绒螯蟹专项捕捞许可证,禁止上述三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通告发出后,长江及沿线各地渔政部门纷纷加大了执法巡查力度。

安徽铜陵市农委渔政站站长倪明:这个监管难度还是挺大的,因为整个长江江段是100多公里,中间有11个江心洲,夹江水域比较多,大部分洲上还住了人,许多渔民、农民家就在长江旁边,随手丢一个小网具下去,就能从事渔业捕捞。

倪明告诉记者,过去长江禁渔期会单独划出一个月来,允许渔民从事刀鱼特许捕捞,每年长江铜陵段发放的刀鱼专项捕捞许可证在76本左右,2月1号起,长江流域全面实行刀鱼禁捕,相关部门需要采取多项措施综合加以应对。

倪明:2019年,我们一方面加大渔政自身的日常监管,加大巡查力度和密度;同时发放宣传单,通过宣传,发动沿江渔民或农民,以及社会各界广泛参与渔政监管;另外,开展涉水部门的联合执法,我们将组织淡水豚自然保护区、公安、海事、水务、环保这些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共同打击长江渔业非法捕捞。

记者走访时发现,很多渔民们正在办理渔业减船转产相关手续,应对新发布的禁止捕捞刀鱼的政策。

渔民王东升:肯定要支持国家政策,这是国家在保护动物,肯定不能捕捞了,以后国家允许我们捕捞什么我们就捕捞什么。

渔民徐洪亮:我们渔民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自愿减船转产,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长江母亲河现有的资源,也为了造福子孙后代。

野生鲥鱼、野生河豚绝迹后,通过人工养殖重回老百姓的餐桌,长江刀鱼禁捕后,能否通过人工养殖,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呢?苏州市渔政监督支队副支队长李罡说,长江刀鱼是一种极其特殊的鱼,人工养殖难度非常大。

李罡:刀鱼生产需要一定环境,它是在淡水和海水交界的地方进行繁殖,然后在深水生长,捞出水面后鱼就会死掉,大规模的养殖还是不具备条件。

铜陵餐饮商会副秘书长朱红久认为,长江刀鱼的特殊性,加上国家出台的“禁捕令”,意味着长江刀鱼进入市场的可能性已从源头上得到遏制。

朱红久:鲥鱼已经养成功了,河豚鱼养成功了,刀鱼养成功的好像我还没听到过成熟的案例。如果养殖环节打通了,那么市场可以正常供应;如果这个环节打不通,靠天收的话,肯定没有这个东西了。替代产品因为它是洄游鱼,可能是海里面的刀鱼,通过海捕供应内陆市场,冒充长江刀鱼,但是它的质感、味感肯定与长江刀鱼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长江流域锐减的不仅仅是长江刀鱼,背后是整个长江流域鱼种的衰减,许多经济鱼类已经无法形成渔汛。长江的生态危机早已引起重视,自2002年起,国家就开始对刀鱼实行了限捕政策,2015年开始在整个长江流域实行每年4个月的禁渔机制,如今,全面禁渔正悄然落地。按照国家部署,2019年,主要对长江干流和支流实行禁捕,到2020年,长江重点水域,以及沿江、通江湖泊将全面禁捕。江苏南通市渔政监督支队队长陆建新认为,相关的禁捕政策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陆建新:就是因为最近几年,渔业资源严重萎缩,根据目前专家的监测,认为还是要休渔一段时间,让鱼能够有很好的环境,恢复渔业资源。按照农业农村部的要求,专家每年都要监测,到一定量之后,他会重新进行资源利用,我估计起码要到10年以后相关政策才会放开。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渔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多部门启动联合执法打击长江口水域非法捕捞,

关键词:

上一篇:betway88海洋事务和渔业委员卡梅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