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日捕鲸大战新一轮较量,杀戮以文化和科学的

作者: 渔业新闻  发布:2019-08-24

核心提示: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9号报道,日本的渔业管理机构日前承认,确实有官员从负责捕鲸项目的科研机构那里,收受了大量的鲸肉,当作礼品赠送,价值高达3000美元。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9号报道,日本的渔业管理机构日前承认,确实有官员从负责捕鲸项目的科研机构那里,收受了大量的鲸肉,当作礼品赠送,价值高达3000美元。澳大利亚方面认为,这起贿赂丑闻足以证明,日本假借“科研”之名捕鲸,实出于商业目的。 为了揭露这起贿赂丑闻,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日本”的成员佐藤润一和铃木彻今年9月曾经合谋从运输公司盗取了用以行贿的鲸肉。他俩因此被控犯了盗窃罪和建筑物侵入罪。 日前,日本官方正式承认,确有其事,这些官员收到的鲸肉总价值约3000美元。但环保人士说,他们相信实际金额远高于此。 澳大利亚于今年5月底起诉日本,认为日本以科学研究为名,行商业捕鲸之实,违反《全球禁止捕鲸公约》。澳大利亚政府向海牙国际法庭提交的诉讼文件显示,日本的捕鲸活动与保护鲸类、管理鲸类种群等科学研究活动“缺乏相关性”。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认为,这起贿赂丑闻将有助于澳大利亚打赢与日本之间的官司。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暂停了商业捕鲸活动。然而,日本仍然每年消费近2000吨鲸肉。在即将结束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日本更是提出申请,要求将其“科学捕鲸”的配额翻番。日本水产厅官员对此的解释是:日本一直在参与搜集有关鲸鱼研究的科学数据,而且食鲸肉也是日本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扯下商业捕鲸的遮羞布 国际法庭判决日本停止“科学”捕鲸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马绍尔群岛等国家16日否认有“支持捕鲸换援助”行为。出面否认缘自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一则报道。报道说,它的记者乔装成所谓瑞士亿万富翁的代表,佯称以提供援助为条件,换取一些国家在下周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支持捕鲸阵营。报道称,马绍尔群岛海洋资源管理部门官员多琳·德布勒姆向一名记者证实,马绍尔群岛眼下支持日本捕鲸与日本援助有关。但德布勒姆随后又向其他媒体否认说过“我们支持日本是因为获得日本援助”这种话。马绍尔群岛外交部长约翰·西尔克16日指责报道不实。法新社17日援引西尔克的话报道,马绍尔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的投票权“不出售”。他明确否认马绍尔在捕鲸方面的政策与日本或其他国家的援助有关。《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中,遭指卖“捕鲸票”的国家还有基里巴斯、格林纳达、几内亚、科特迪瓦等。报道说,这些国家支持捕鲸阵营是因为得到日本援助,有些官员甚至得到现金贿赂甚至色情服务等。这些国家同样否认这则报道的真实性。澳大利亚广播电台报道援引基里巴斯渔业和海洋资源开发部官员里巴纳塔克特·阿维拉的话说,基里巴斯与日本在渔业方面的双边合作已开展超过30年。“我们从日本获得的援助是合作的一部分,与捕鲸没有任何关系,”这名官员说。国际捕鲸委员会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允许捕鲸用于科学研究。反捕鲸人士说,日本利用公约这一“漏洞”,每年在南极海域鲸类保护区以科研名义猎捕数百头鲸。一些反捕鲸国家代表4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协商解决日本、挪威和冰岛3国捕鲸问题。会议达成一项妥协协议:取消商业捕鲸禁令,但有严格配额规定。协议将在下周摩洛哥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讨论。

  重新打造“食鲸文化”

图片 1

  6月17日下午,在日本北部一个小镇,一所小学的学生们集合在礼堂里,聆听一名鲸鱼专家讲述这种地球上最大的哺乳动物。孩子们饶有兴趣地传看鲸的牙齿,了解鲸的生活习性。然而,这些只是进入主题前的铺垫———孩子们接下来将吃惊地发现,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盘盘炸鲸肉。

一头小须鲸及其1岁的幼崽被拖上日本捕鲸船。图片来源:澳大利亚海关

  作为日本政府和渔业公司推广鲸肉食用项目的一部分,这些小学生们把炸鲸肉装进了他们的餐盒———尽管有些孩子看上去不是那么情愿。当这顿特别的聚餐结束后,学生们还将带着一叠书本和册子回家,书中详细记载了诸如如何将从超市买的冻鲸肉解冻,如何制作鲸肉汉堡、鲸肉汤等问题。

本报讯 一家国际法庭于3月31日裁定,日本必须停止在其名为JARPA Ⅱ的南极地区捕鲸项目中捕杀鲸类动物的行为。

  一名7岁的男孩是初次品尝鲸肉的滋味。尽管从感情上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但当把鲸肉放进嘴里的时候,“我立刻喜欢上了它,味道真的很不错”。

位于荷兰海牙的联合国法庭在当天发布的一份判决中要求日本撤销现有的以科学研究为目的的捕鲸许可证,并且在未来也不再发放此类许可证。这项裁决对于澳大利亚而言是一次胜利,该国在2010年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反对日本的捕鲸行为,认为它违背了国际义务。

  这种反应正是日本捕鲸者及支持捕鲸的人所愿意看到的。

早在1982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商业捕鲸禁令,其中仅允许以研究为目的的捕杀鲸类动物的行为。而科学捕鲸的限额由每个国家在每年捕鲸量的基础上设定,并提交给IWC的科学委员会审定。

  在全球呼唤保护鲸鱼、停止商业捕鲸的浪潮中,日本一直振振有词:“捕鲸是日本历史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日本人停止捕食鲸鱼就像要求美国人停止吃牛排一样”。

反对捕鲸的抗议人士认为,由于鲸肉可供贩卖以支付研究费用,因此日本的鲸类研究完全是商业捕鲸活动的一块遮羞布。而日本方面则反驳说,它的鲸肉销售是不赚钱的,并且它需要捕杀鲸来研究这种动物及其潜在的食物来源。

  日本拥有数百年的捕鲸历史,自古以来,鲸肉就是日本宴会上的美味佳肴。然而近几十年来,日本人对食用鲸肉的需求量大大减少,尤其是年轻人,很少吃鲸肉。调查显示,约有60%的日本人从来没有吃过鲸肉,而只有不到1%的日本人声称每月至少吃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以“饮食文化”的名义为捕鲸正名,重新唤起国民对鲸肉食用的热情成了日本政府和捕鲸支持者的首要任务。

国际法庭指出,JARPA Ⅱ项目能够“被广泛地定性为科学研究”,但该项目在细节上凸显了几个“短板”,特别是日本没有足够关注非致命性的研究方法。该法庭表示:“对于其既定目标的实现,没有证据证明该方案的设计和实施是合理的。”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目前日本政府每年用于在国民中推广鲸肉食用的开支约为500万美元。此外,一些支持捕鲸的民间组织在日本各地组织捕鲸讲座,开设烹调课程,以刺激市场需求。

因此该项判决指出:“由日本授予的与JARPA Ⅱ项目有关的杀死、捕获及处理鲸类动物的特别许可证并非是以科学研究为目的的。”

  “科学捕鲸”遭叫停

最终,以12票对4票,法院裁定,日本已经违背了捕鲸管理国际公约的多项义务。

  作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成员,自1986年国际《禁止捕鲸公约》生效以来,日本也宣布放弃商业捕鲸。但自1987年开始,日本以“科学研究”为名,重新将捕鲸船开向大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捕鲸国之一。

日本农业、森林和水产省前官员、现任职于东京国家政策研究所的Masayuki Komatsu认为,由于全球的鲸类数量很丰富,因此中止和限制捕鲸在最初就是无效的。Komatsu表示:“遵守一项基于非法条款的判决本身就是不恰当的。”

  根据调查显示,日本每年用于销售的鲸肉数量高达2000吨。在日本的餐厅和食品商店里,鲸肉随处可以买到。而且,据DNA采样分析结果显示,日本市场销售的鲸肉包括座头鲸、长须鲸、灰鲸等多种濒危鲸种。

据悉,国际法庭的这一判决具有约束力,不得上诉,日本已经发表声明说,它将遵守这项判决,尽管这“令人失望”。

  动物保护组织因此谴责日本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号,实质上从事商业捕鲸的活动。日本政府对此则矢口否认。

目前,挪威和冰岛都有自己的商业捕鲸船队,但它们并非基于科学研究的理由。同时丹麦、俄罗斯和美国也有大量以捕鲸为生的渔民。尽管如此,日本的捕鲸活动却吸引了最多的国际关注。然而此次判决是否能够真的阻止该国的商业捕鲸行为还有待观察。

  目前,第57届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正在韩国举行,大会将对几个关于国际捕鲸的议案做出表决。在此之前,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于本月13日发表一份报告,对日本的捕鲸行为提出严肃批评,呼吁日本停止所谓的“科学捕鲸”活动。

日本商业捕鲸有4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捕鲸、食鲸国。日本捕鲸活动是日本渔民在日本政府的鼓励下以“科学考察”为借口进行的捕鲸活动,是世界各国少见的大规模捕鲸活动,甚至商业捕杀一些稀有鲸种,受到一些国家和绿色和平组织的广泛抗议。

  世界自然基金会在一份44页的报告中对日本的捕鲸活动进行了深入分析,认定日本的所谓“科学捕鲸”不具有科学研究性质,无非是借科学调查之名继续开展商业捕鲸活动。

《中国科学报》 (2014-04-02 第2版 国际)

  基金会全球生物项目负责人苏珊·利伯曼表示:“日本是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令人奇怪的是,日本还一直用20世纪40年代的技术每年捕杀大约650头鲸。我们呼吁日本保持它科技先进国的名声,停止所谓的‘科学调查捕鲸’。”

更多阅读《科学》相关报道

  科研只为创造鲸肉市场

  近年来,各国科学家普遍认为,目前关于鲸的最迫切的科学研究,应该是观察和监测在大海中活着的鲸,而无论何种科学研究已完全不需要采取捕杀手段来进行。

  但日本对此根本不加理会。据有关报道,日本计划在本次年会上向国际捕鲸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增大“科学捕鲸”的配额,把捕杀南极洲附近海域小须鲸的数量从每年的440头增加近一倍,而且还要捕杀个头更大的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认定为濒危物种的座头鲸和长须鲸。

  在往年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日本代表曾多次提出建议,要求废除限制商业捕鲸的《禁止捕鲸公约》。

  日本政府官员在本次年会前曾表示,在等了20年之后,“我们已失去耐心”,假如韩国年会没有进展,日本将有可能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日本要求扩大捕鲸配额有两个“理由”:一是鲸的食量大,一味过度地予以保护,可能会危及其他较小鱼类的生存,从而破坏海洋生态平衡;二是鲸类种群数量正在不断上升。

  对此,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总裁弗里德·奥里根说:“整个科学捕鲸问题事实上是一个骗局,是伪装的商业捕鲸。他们正在进行的致死性研究事实上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只是创造了一个鲸肉市场。”

  ■回顾——国际捕鲸委员会及鲸类保护

  1931年,世界上第一个《国际捕鲸公约》签署。1946年,《国际管制捕鲸公约》签订。1948年,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成立,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的会员国必须承认《国际管制捕鲸公约》。每个会员国指派委员,并接受专家和顾问的指导。委员会的主席和副主席由委员选举产生,任期3年。

  关于鲸类和捕鲸问题的非约束性决议采用简单的投票方式半数通过。而约束性决议(如关于商业捕鲸备忘录的更改)则要求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

  国际捕鲸委员会现有61个会员国,中国也是会员之一。日本于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

  1972年联合国人类环境大会作出决议,呼吁禁止10年商业捕鲸。国际捕鲸委员会1983年规定全面禁止商业捕鲸行为,1986年《禁止捕鲸公约》生效,每年被捕杀的鲸鱼数量从2.2万头下降到2700头。此外,国际捕鲸委员会分别于1979年和1994年建立了印度洋鲸类保护区和南大洋鲸类保护区。

  自颁布商业捕鲸禁令20年来,中国与美、英、法、德、澳等大多数国家始终反对捕鲸。但由于《国际捕鲸公约》的第8条规定,任何国家可以根据科学目的击杀或者捕捞鲸,并应充分利用鲸的身体各部分。这给日本等国提供了捕鲸的合法理由。日本由此以科学研究的名义继续着实际是商业行为的大规模捕鲸。

  ■内幕——日本金元打造捕鲸同盟

  对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来说,它们与鲸没有丝毫的关系。但它们加入了国际捕鲸委员会,并在每年的年会上与日本一同投票赞成增加捕鲸数量。

  环保组织指出,在这种现象的背后,是日本的金元主义。据统计,目前国际捕鲸委员会中这类国家已达到约1/3之多。

  近20年来,日本一直企图通过一个“投票联合计划”,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中鼓动各成员国赞成捕鲸的立场。通过对一些经济弱势国家动辄提供数百万美元的渔业援助赠款,日本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中成功地收买了一部分选票,并建立了一个“捕鲸同盟”。这一现象威胁到目前的鲸保护活动,并极大地损害了国际捕鲸委员会在全球鲸保护活动中的权威性。

  本周,国际捕鲸委员会在韩国的年会即将结束。本次年会是否会允许商业捕鲸、是否会同意日本提出的把年捕鲸量增加一倍的要求?这再次取决于日本的“捕鲸同盟”和广大支持保护鲸类的国家之间的较量。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渔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澳日捕鲸大战新一轮较量,杀戮以文化和科学的

关键词: betway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