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乐亭养殖户10年间4次污染诉讼_水产快讯,一

作者: 渔业新闻  发布:2019-08-22

核心提示:“就算只能索赔到1元钱,我也要把官司打下去,我要争一口气。”9月2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烟台市牟平区养马岛海产养殖户于军语气坚定地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就算只能索赔到1元钱,我也要把官司打下去,我要争一口气。”9月2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烟台市牟平区养马岛海产养殖户于军语气坚定地说。养马岛上有80多户养殖扇贝的渔民,其中有40户已经和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的律师签订了法律援助手续,近期就将起诉康菲石油公司。八成扇贝死亡今年52岁的于军是辽宁省普兰店市人,在大连搞了十几年的海水养殖。2009年,他来烟台养马岛购买种苗时,发现养马岛周边海域水质好,特别适合养殖贝类,就来这里租赁了300多亩水面,搞起了扇贝养殖。扇贝是两年一个成长周期,两年来他先后投入了200多万元,扇贝长势一直很好,他满心欢喜地期待今秋有个好的收成。“谁知今年6月中旬,发现有扇贝死亡;到目前为止,扇贝已经死亡了80%多了,我真是心急如焚呀!”于军满面愁容地对记者说。9月25日,在法律援助律师的见证下,于军在自己的养殖海域取了三个点,查看扇贝的死亡情况。一笼扇贝原本是250个左右,3个养殖笼里活着的扇贝分别是50个、26个、46个。于军初步估计,自己的损失应在400万元以上,收回成本都不可能了。9月22日,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派出了刘纪宝、张会会两名律师,去养马岛进行了实地调查。经过法律援助律师5天的调查,在养马岛80多户养殖户中,都发生了扇贝大面积死亡的情况。而且,扇贝死亡率是惊人的相似,几乎都在八成以上。起诉康菲箭在弦上扇贝为什么如此大规模死亡?养马岛驼子村搞了14年养殖的林培江分析说,扇贝八成以上的死亡率,显然不是一般的污染导致的。养殖户们分析来分析去,觉得只有大面积漏油才能导致这一后果,而且扇贝大量死亡的时间和康菲石油公司漏油的时间相吻合。除此之外,养殖户们再也想不出其他原因能导致扇贝如此大的死亡率。当然,养殖户目前还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推测。经养殖户们的估算,本次扇贝大面积死亡给80多户养殖户造成了至少3000多万元的损失。援助律师刘纪宝说,虽然损失很大,但在刚开始养殖户们对法律援助律师还有抵触心理,觉得向康菲这样的跨国企业索赔是难以成功的。经法律援助律师讲解有关法律,在5天的时间里,养马岛的养殖户已经有40户和法律援助律师签订了委托协议,占全体养殖户的一半。援助律师张会会说:“等再搜集一部分证据,再接受尽量多的养殖户委托后,就会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40户养殖户或者更多的养殖户起诉康菲石油公司,已经箭在弦上。”维权难在哪儿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为什么还有一半养殖户不愿意起诉?有个别养殖户甚至还激烈反对?于军以自己为例,算了一笔账:如果起诉索赔,律师费十几万元,诉讼费近4万元,自己是无力承担的。现在有了公益律师的法律援助,不用缴纳律师费了,可是诉讼费也是一笔不少的数目。张会会律师也分析,在无法确定维权能否成功的前提下,让本已损失惨重的养殖户缴纳诉讼费,养殖户心里打鼓也在情理之中。“我们普通的渔民,要证明养马岛海域的石油是康菲公司泄漏的,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林培江说,尽管可能性极大,但起诉要有确切的证据,取证难足以让养殖户望而却步。律师刘纪宝也认为,取证难是目前这一索赔案件最大的困难。事实上,石油是有“油指纹”的,只要在养马岛海域取样进行鉴定,就能证明这一海域的石油是否是康菲公司泄漏的石油。但这是技术含量很高的鉴定事项,鉴定费也是天文数字,根本不是这些分散的养殖户们能承担的。养殖户们证明自己的损失也是很困难的,张会会律师分析说,养殖户们买苗、买料等投入,多数都是没有发票的。因此也无法证明自己投入了多少。如果扇贝不大面积死亡,养殖户们能收入多少,也是无法计算的,因此养殖户们很难证明自己的损失。再者,这些损失中,多大比例是石油污染造成的,养殖户们也觉得难以证明。正是这些无法证明,使得索赔额难以确定。从养殖户们躲躲闪闪的目光里,刘纪宝律师读出了养殖户们的担心:面对跨国企业康菲石油公司,养殖户们显然存在一种畏惧心里。案件能否立案?官司能否胜诉?即使胜诉了能否执行?这些不确定的因素,给养殖户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也影响了他们依法维权的积极性。

2011-09-28 15:40 一半养殖户为何不愿起诉康菲

记者 廖斌

摄/记者 曹博远

“就算只能索赔到1元钱,我也要把官司打下去,我要争一口气。”9月2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烟台市牟平区养马岛海产养殖户于军语气坚定地说。养马岛上有80多户养殖扇贝的渔民,其中有40户已经和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的律师签订了法律援助手续,近期就将起诉康菲石油公司。

betway88,康菲漏油索赔并不是乐亭养殖户第一次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在过去10年中,当地漏油事件曾多次发生,而他们也多次因养殖水体被污染而起诉污染企业。他们使用法律手段维权的观念之强,实践经验之丰富,不但在水产行业乃至在整个大农业领域,都不多见。他们和参与维权的300多名律师,就是这样一群追寻正义、相信法律的人。

今天上午,记者从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获悉,由该所30多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接受乐亭、昌黎两地近200名养殖户委托,免费替这些养殖户提供法律服务,帮助他们进行集体维权索赔。

八成扇贝死亡

“中国不缺少深谙人情世故的人,但缺少认真、坚持的人。写在纸上的法律,如果法律人自己都不相信,还能指望谁呢?”12月23日,在2011中国水产业风云榜的颁奖礼上,“年度行业抗争”获奖者康菲漏油事故乐亭养殖户及维权律师团代表、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环境与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赵京慰发表感言。

集体维权

今年52岁的于军是辽宁省普兰店市人,在大连搞了十几年的海水养殖。2009年,他来烟台养马岛购买种苗时,发现养马岛周边海域水质好,特别适合养殖贝类,就来这里租赁了300多亩水面,搞起了扇贝养殖。扇贝是两年一个成长周期,两年来他先后投入了200多万元,扇贝长势一直很好,他满心欢喜地期待今秋有个好的收成。

康菲漏油事故处理进展受到社会普遍关注,而其中的代表团体乐亭受害养殖户和维权律师团的一举一动更受到公众瞩目。其实,这并不是乐亭养殖户因为漏油事件第一次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在过去10年中,当地漏油事件曾多次发生,而他们也多次因养殖水体被污染而起诉污染企业。乐亭养殖户使用法律手段维权的观念之强,实践经验之丰富,不但在水产行业乃至在整个大农业领域,都不多见。这正是一群赵京慰口中“相信法律”的人。

索赔数额可能会过亿

“谁知今年6月中旬,发现有扇贝死亡;到目前为止,扇贝已经死亡了80%多了,我真是心急如焚呀!”于军满面愁容地对记者说。

“渤海漏油维权律师团”成立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环境与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赵京慰,是公益维权律师团发起人,他同时也是中国环境科学学会高级会员。

9月25日,在法律援助律师的见证下,于军在自己的养殖海域取了三个点,查看扇贝的死亡情况。一笼扇贝原本是250个左右,3个养殖笼里活着的扇贝分别是50个、26个、46个。于军初步估计,自己的损失应在400万元以上,收回成本都不可能了。

12月20日,河北乐亭养殖户荀绍斌、段金宗最终没能等到天津海事法院的立案通知或者不立案裁定。一周之前,也就是12月13日,他们再次向法院提起对渤海湾溢油事故的责任方康菲中国赔偿经济损失4.9亿的索赔诉讼。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法院要在收到起诉书之后7日内做出立案或者不立案的决定。

赵京慰律师说,渤海溢油事故发生后,他从媒体上看到河北乐亭、昌黎的水产养殖户损失严重。经过实地调研,他发现养殖户们的损失确实很大,但他们的维权力量比较薄弱。

9月22日,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派出了刘纪宝、张会会两名律师,去养马岛进行了实地调查。经过法律援助律师5天的调查,在养马岛80多户养殖户中,都发生了扇贝大面积死亡的情况。而且,扇贝死亡率是惊人的相似,几乎都在八成以上。

不过,结果并不算太坏。法院与养殖户、代理律师有过沟通,希望他们继续补充起诉材料。“未必没有希望,我们现在需要马上按照法院的建议补充材料。”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环境与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赵京慰告诉《农财宝典》记者。

赵京慰与律所商量后,决定发起成立了“环渤海水产养殖维权律师团”,为当地的养殖户提供法律援助,开展公益维权活动。

起诉康菲箭在弦上

大约在6月中下旬,河北乐亭众多养殖户陆续出现贝、参、虾、鱼大规模死亡现象。海参养殖户荀绍斌告诉记者,死亡现象从6月底开始,7月20日前死亡数量达到高峰,去年也有海参在养殖过程中死亡,但一般都在5%以内,这是正常死亡率。“今年海参死亡率显然太高了,达到50%以上。”

目前,律师团在与当地水产部门协商,对养殖户们的损失进行评估,估计索赔数额会过亿。

扇贝为什么如此大规模死亡?养马岛驼子村搞了14年养殖的林培江分析说,扇贝八成以上的死亡率,显然不是一般的污染导致的。养殖户们分析来分析去,觉得只有大面积漏油才能导致这一后果,而且扇贝大量死亡的时间和康菲石油公司漏油的时间相吻合。除此之外,养殖户们再也想不出其他原因能导致扇贝如此大的死亡率。当然,养殖户目前还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推测。

据乐亭县渔业协会统计,今年扇贝苗死亡率高达70%,预计损失3.5亿元,而当地扇贝正常死亡率仅为2%—5%。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昌黎县以及山东牟平县。据了解,昌黎县今年的扇贝死亡率高达60%以上。

诉讼难题

经养殖户们的估算,本次扇贝大面积死亡给80多户养殖户造成了至少3000多万元的损失。援助律师刘纪宝说,虽然损失很大,但在刚开始养殖户们对法律援助律师还有抵触心理,觉得向康菲这样的跨国企业索赔是难以成功的。经法律援助律师讲解有关法律,在5天的时间里,养马岛的养殖户已经有40户和法律援助律师签订了委托协议,占全体养殖户的一半。

康菲漏油事件于6月底被媒体披露,并于7月5日由国家海洋局正式确认公布后,养殖户开始怀疑扇贝、海参死亡跟康菲公司漏油有关。因为6月中旬涨潮后,当地沙滩上留下诸多油块。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也于7月19日对外通报,乐亭京唐港浅水湾浴场发现少量油污颗粒,经鉴定均来自蓬莱19-3油田。这个油田正是康菲漏油事发点。

养殖户对石油巨头实力悬殊

援助律师张会会说:“等再搜集一部分证据,再接受尽量多的养殖户委托后,就会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40户养殖户或者更多的养殖户起诉康菲石油公司,已经箭在弦上。”

7月中下旬,部分养殖户开始自筹资金准备起诉之事。与此同时,北京律师赵京慰也一直关注康菲漏油事件进展。看到媒体报道,他亲自开车到当地查看养殖户损失,看看是否能提供帮助。

今天上午,赵京慰告诉记者,对于这起环境污染引发的维权诉讼,当事双方的诉讼力量、能力极为悬殊。

维权难在哪儿

“养殖户的境况确实很凄惨,听一些养殖户说,有位老大爷甚至想不开,喝过农药。”赵京慰临走时,给养殖户们留下名片,并提出如果需要,他可以提供法律援助。当天晚上,荀绍斌就代表十几位养殖户委托赵京慰维权。赵觉得责无旁贷,马上发起成立“渤海漏油维权律师团”。

受害养殖户人数多而且分散、信息有限、财力也有限,而渤海湾油田漏油事故的作业方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则是一家石油巨头,掌握着信息、技术、财力的巨大优势。

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为什么还有一半养殖户不愿意起诉?有个别养殖户甚至还激烈反对?

10年四次发起污染诉讼

因此,可以预见养殖户们在向石油巨头索赔时将面临巨大挑战。而此次成立30多人的公益维权律师团,正是帮助受损养殖户和渔民扭转诉讼力量上的不平衡性。

于军以自己为例,算了一笔账:如果起诉索赔,律师费十几万元,诉讼费近4万元,自己是无力承担的。现在有了公益律师的法律援助,不用缴纳律师费了,可是诉讼费也是一笔不少的数目。张会会律师也分析,在无法确定维权能否成功的前提下,让本已损失惨重的养殖户缴纳诉讼费,养殖户心里打鼓也在情理之中。

高维华,55岁,现任乐亭县王滩镇洋角村党支部书记。他是养殖户,也是这次法律维权的主要协调人。事实上,过去10年里,高维华一直是当地环境污染维权的核心人物。据了解,当地像高维华这种多次参与维权的养殖户还有三四个。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环境法学专家曹明德表示,政府部门、渔业协会以及社会组织等,应积极地站出来为渔民、养殖户的维权行动提供帮助,使得环境污染受害者及时得到合理的赔偿。

“我们普通的渔民,要证明养马岛海域的石油是康菲公司泄漏的,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林培江说,尽管可能性极大,但起诉要有确切的证据,取证难足以让养殖户望而却步。律师刘纪宝也认为,取证难是目前这一索赔案件最大的困难。事实上,石油是有“油指纹”的,只要在养马岛海域取样进行鉴定,就能证明这一海域的石油是否是康菲公司泄漏的石油。但这是技术含量很高的鉴定事项,鉴定费也是天文数字,根本不是这些分散的养殖户们能承担的。

“我这次并不是原告,因为我不是养殖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但我懂得比较多,对法律比较熟悉,就一块帮忙做很多工作。”高维华告诉《农财宝典》记者。他对法律的熟悉来自于10年的切身经验与教训。

养殖户能力有限举证困难

养殖户们证明自己的损失也是很困难的,张会会律师分析说,养殖户们买苗、买料等投入,多数都是没有发票的。因此也无法证明自己投入了多少。如果扇贝不大面积死亡,养殖户们能收入多少,也是无法计算的,因此养殖户们很难证明自己的损失。再者,这些损失中,多大比例是石油污染造成的,养殖户们也觉得难以证明。正是这些无法证明,使得索赔额难以确定。

2001年初,河北迁安第一造纸厂等9家企业排污超标。当时,河北省水产局渔政处、乐亭县水产局组织5名水产专家会同乐亭县渔政站执法人员成立调查小组,现场调查和评估。得出结论:污染造成当地18户渔民文蛤、青蛤、蛏、毛蛤、鱼类的总损失,合计1365.97万元。为此,高维华与其他受害养殖户将这9家排污企业起诉到天津市海事法院。“法院判定被告赔偿300多万元。这远远没有达到我们的起诉要求。但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经验,虽然得到了赔偿,其实是被对方被骗了。”高维华回忆说。

“在环境污染赔偿案件中,受害养殖户如果想要得到赔偿,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就是要证明所受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赵京慰说。

从养殖户们躲躲闪闪的目光里,刘纪宝律师读出了养殖户们的担心:面对跨国企业康菲石油公司,养殖户们显然存在一种畏惧心里。案件能否立案?官司能否胜诉?即使胜诉了能否执行?这些不确定的因素,给养殖户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也影响了他们依法维权的积极性。吴允波

5年后的2006年,同样在乐亭。当时中石化胜利油田海底输油管道遭盗油,管道被打孔,导致原油泄漏达数月之久。这直接导致渔民大量贝类死亡。第二年,高维华、鲁月波等6名水产养殖户代表(涉及100多位养殖户)提起诉讼,要求中海发展、中石油等被告共同赔偿渔业污染损失共计3066.8万元。“这个事情当时闹得很大,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但各级政府部门却解决不了,我们逐级上访,最后到了全国人大。经全国人大过问,事情才出现转机。”高维华告诉《农财宝典》记者,经过三年多时间,案件最后以和解终局。法院下发的调解书显示,4家被告在不承担油污损害赔偿责任的前提下,按照评估报告所认定污染损失额的40%,向各原告给付损失补偿金。

我国法律规定,在环境污染侵权案件中,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康菲公司来举证这种因果关系。如果康菲公司无法证明渔民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法院可以推定康菲公司存在侵权责任。

原标题:一半养殖户不愿起诉康菲 高额诉讼成本成主因

就在今年,除了康菲漏油事件,当地还有其他漏油污染。3月14日与4月14日,长江武汉航道局的船先后两次在乐亭三岛开发区漏油。经天津科学研究所评估,漏油给养殖户造成973万元损失。高维华等7位养殖户代表(涉及约50位养殖户)于当年6月提起诉讼。“目前还在等待判决结果。”

这似乎对渔民和养殖户非常有利,但我们并不能为此感到乐观。由于康菲公司掌握着技术上、信息上的巨大优势,一旦其举出证据证实渔民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渔民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地位。

多年的维权经历造就了养殖户的成熟与智慧。“他们最好的地方在于理性维权,要的不多,但要的都是关键点。”在多次接触维权养殖户后,赵京慰如是总结。据了解,从当初发现扇贝大范围死亡,乐亭县水产协会会长杨基珍就主导养殖户在多处采集死亡扇贝,放到冷库保存,这一过程甚至是在当地公证处见证下完成的。

由于渔民的证据保全意识很弱、举证能力也很有限,而且环境污染的侵权认定本身十分复杂,因此渔民如果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举证证实这种因果关系,将会变得十分困难。

“他们不破坏现场,注重收集证据,这就是一种非常理性的做法。”赵京慰告诉《农财宝典》记者,他们还很会争取外部资源,什么时候请律师与媒体,怎样识别律师与媒体,很有判断力。

养殖户

300多名律师参与溢油索赔

海参死亡率增10倍

要想顺利推进维权,除了养殖户自身的维权观念与决心外,专业律师以及宽松的政务环境都很重要。没有这两方面的支持,维权会更加困难,甚至毫无希望。贝参死亡事件发生以来,大批律师投入其中,以其专业技能服务养殖户,推动维权进程。

自今年6月发生渤海溢油事故以来,渤海部分海域遭受严重生态破坏,河北乐亭、昌黎两地的水产养殖户也遭受到严重经济损失。

在接受乐亭养殖户委托后,8月10日,赵京慰及其同伴马上去了昌黎,实地考察当地损失情况。8月24日,律师团在北京盈科总部召开了“渤海溢油污染维权专题研讨会”。8月底,盈科律师事务所先后接受河北乐亭、昌黎两地近200名渔民、山东烟台200名渔民以及辽宁绥中近100名渔民的委托。自接受代理以来,律师团一直马不停蹄地开展各项工作。“他们(律师团)非常有心,不仅不收律师费,有时候吃住都是自己掏钱。”说到这些细节,高维华总是心有不安。

老荀是河北乐亭的一名养殖户,从事水产养殖已有12个年头,主要养殖海参和扇贝。

8月31日,荀绍斌、王爱文、段金宗等4名养殖户代表第一次向天津海事法院提起诉讼。因为证据不足,法院未予立案。杨基珍告诉《农财宝典》记者,法院要求他们到国家海洋局调取证据并盖章,以证明造成损失的油污确实是从蓬莱漂来的。为此,赵京慰先后于9月5日和9日向国家海洋局、农业部渔业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希望能获得来自政府的核心信息。

今年老荀养殖了63亩海参和7万多笼扇贝,但两个月来出现的大量水产死亡现象让他痛心不已。

10月11日,农业部回函表示,经国内海水养殖病害专家调查并鉴定,河北乐亭的扇贝大面积死亡与养殖病害暴发无关。这个回函虽然排除了病害导致养殖户损失的因素,却还是无法确认养殖户损失由康菲漏油造成。国家海洋局随后也发出回函。赵京慰告诉《农财宝典》记者,“这是渤海湾溢油事故暴发以来,民间人士罕见地同时获得国家海洋局、农业部的回函。回函中的核心数据及官方结论,再结合养殖经营者受到现实损害的事实,表明目前该案已完全具备进入司法程序的条件。”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养殖户才于12月13日重新提起诉讼。

“50%的海参都陆续死掉了。”老荀说,从6月底开始,他就发现海参出现异常死亡现象,7月20日前死亡数量达到高峰,“往年也有海参在养殖过程中死亡,但一般都在5%以内,这是正常死亡率,今年海参的死亡率显然太高了。”

此外,北京华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贾方义一直从环境公益诉讼角度开展维权。8月9日,他以公民个人名义向青岛海事法院、天津海事法院同时递交“渤海污染环境公益诉状”,起诉康菲、中海油,要求二者立即设立100亿人民币的污染赔偿基金;11月18日,贾向青岛海事法院起诉康菲公司与中海油,代表其接受委托的30户山东牟平渔民索赔2000余万元。据贾介绍,环渤海沿岸代理渔民维权的律师事务所已达20余家,参与溢油索赔的律师也达300多名。

而另一位主要搞养殖扇贝的老张,养殖情况也是“惨不忍睹”,10万多笼扇贝目前只剩下3万多笼。老张说,当地最惨的一名养殖户,98%的扇贝都死掉了,几近绝收,而扇贝养殖户损失最轻的也有50%。

“在这样重大的环境污染事件面前,法律人应该有一个觉醒我们完全能以自己的专业知识与职业身份去推动社会变革,解决一些问题。”赵京慰向《农财宝典》记者坦承了多年以来让自己一直坚持做环境公益诉讼的“内心召唤”。

疑患传染病曾喷药“治疗”

海参和扇贝出现大量死亡现象后,老荀并不知道可能与渤海溢油事故有关,以为是这些水产患上传染病,请人来看也看不出什么原因,只能买药试试。

“喷了很多药都不管用。”老荀说,他还加快了养殖区更换海水的频率,同样没有效果。看着水产品大量死亡,养殖户们心急如焚。老荀说,从7月到现在,他瘦了10多斤。

据老张和老荀回忆,6月开始他的确在养殖区看到海水中有“油花子”,到了7月就更明显一些,海水中有颗粒状的飘浮物出现,海水还能闻到油味。目前,这些“油花子”已经不多见了,不过老荀说,在养殖区还能偶尔看到。

赔多少钱还是个未知数

“今年赚钱是没戏了,肯定赔,只是赔多少现在还不好说。”老荀说,一家人都指着养殖挣钱,而目前来看,损失至少在200万元以上。

老荀说,搞养殖投入很大,买苗、工费、油钱、材料钱,样样都得花不少钱,而他今年投入了两三百万,大部分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

“就拿人工费来说,平时请的工人都在四五十人,旺季则需要上百人。现在人工费太贵了,请一个人至少150元一天。”老荀表示。

养殖户老张跟记者说,日本核辐射之后,当地的养殖户觉得这对于国产海鲜来说是个大利好,“预想形势一片大好,于是不少人加大了投入,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指溢油事故)。”

“今年到底有多大损失现在还说不好。”老张担忧地说,剩下的这些扇贝能否正常生长、将来好不好销售,这都还是个未知数。

●新闻链接

关于此次溢油事故给渔民、养殖户造成的损失,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重视。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组长、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日前表示,在下一步工作中,加大调查、评估工作力度,客观、全面分析、鉴定渔民和养殖户损失情况,确定造成损失的原因,并依法依规开展索赔工作。

乐亭养殖户老荀向记者出示所养海参死亡的照片。对于渔民所受损失的估算,曹明德教授称,这是维权过程中的一个难点,渔民和养殖户,以个人的力量很难进行举证。在损失评估方面,依赖于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等提供的技术援助和法律援助。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渔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北乐亭养殖户10年间4次污染诉讼_水产快讯,一

关键词: betway88